随思录(25) - 2016-01-07

从进学校到现在,我的工作没有有序过。每天都是忙忙碌碌,今天丢一些事情做,做完后有时由头无尾,有时无头无尾。一年多以来,总是这样。昨日得知,四川校区20号要办年会,要个活动方案,今天和杨瑞弄了一天,交上去,直接被打回来。这是在我俩预估事件内,从来没有一次性因为赶时间过了的方案。

我受不了这种工作环境,这样做事,永远也做不好。匆匆忙忙,没法。

如果说匆忙不好,那太慢也不好。原本跟我哥说的微信号准备动工,结果到现在又要重新想名字。微信公众号的名字重不重要?重要,可最关键的重要一点是什么?内容!内容不好,其他都是扯淡。真想告诉他这个真理,可话到嘴边又不知怎么说。所幸就懒懒散散的玩儿吧,浪费自己的时间就算了,如果再来浪费我的时间,就别找我做事儿。我已经仁至义尽,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很多时候我入这一行是抱着满心欢喜,谁知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或多或少的问题,能在我的权限范围内解决问题,我就尽量去解决,解决不了,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说做任何事情没有专业人士指导,瞎指挥,道听途说。这个领导和指挥人不仅有问题,下面的人也挺傻叉的。

最近不知怎的,写日记总会记些不好的事,负能量太大。哪天真爆了,还真得不偿失。

我工作到现在,都是瞎忙活,还未做出多少有意义,有成就感的事。精气神全被浪费,实在是不该。

小米十周年有感|每日抄经:民数记㉖(一)

开会到晚上八点,回家将近十点。在轻轨刷朋友圈,才知道今年是小米十周年。

我家里现在有五样小米产品:充电宝、烧水壶、台灯、巨能写和电动牙刷。

很早前我用过小米青春版手机,第一次到手,才知道 MIUI 是用起来很上手的系统。小米还有一个很好的手机论坛,里面有各种刷机教程。我以前爱折腾,买了手机就是要 root,手机自带许多 app,不删除不行,占空间,碍眼。

不知道现在那论坛怎样,那或许是我呆过塞班系统后,见过的最活跃的地方。

我以前闲着没事,会去抢小米手机,那些年帮家人和朋友抢过。前段时间整理文章,上传到博客,才知道抢手机是件挺有满足感的事。

我也读过黎万强写的《参与感》,书里写的内容,已经记不得了,而他最后的消息,也是去美国留学,至于现在在哪里,也不得而知。

当然,因为小米,或多或少听过一些雷军的事,比如他现在还在一线关注产品。作为好友,投资陈年的服装生意,帮忙卖衬衫。我买过两件陈年的设计的衬衫,一白一蓝,穿过白色的,蓝色的没穿。到最后白色的也没穿了。因为我跑步瘦了,发现衬衫的尺寸太大,穿起来实在是不好看。

不知不觉小米已经十周年了,雷军变成了雷布斯,小米成了布局物联网的公司,手机越卖越贵,我的青春版手机早已不知去哪儿了。

随思录(24) - 2016-01-02

新年的第一篇日记,感慨良多。从昨日写总结开始,到现在已过去整整一天。我这一天过得并不好,早上早早起床上班,之后是无休止的忙活,一直忙到下班还在加班当中。这期间在杨瑞的监督下做了三条微信。和我预期的一样,依然没破十万加,连破千都遥遥无期。

在我所效力的领导中,遇见过随行的,遇见过吊儿郎当,遇见过牛逼的,但没遇见有一个想法就扔一个想法过来的人。在办公室里的每位领导都觉得做微信很简单,如果简单,邹伟那二货还说两小时就能完成。我就呵呵了,这种没做过微信的人,脑子到底是怎样想的。

这一天我被三条微信弄得死去活来,一直没歇气,杨瑞早上闲赋一会,到中午,下午我的初稿出来后,便开始了没命的指导我修改。加班至晚上七点四十,发送两条,完成一条,还需今日改动。我是没耐心做这些事的。尤其讨厌做事自讲求效率,不顾人死活的工作方式。

想想其他认真耕耘的人,我们这种工作只能靠运气过活,什么策略、调查都不需要,直接为领导服务。领导满意就行,可文案的本职是要看效果的。现在想想,什么效果都没有。我总结虽能写满3000字,可那都是忽悠人的把戏,有什么用呢?如果看数据又会怎样。想想一年多来,连最基本的数据搭建都是一片混乱,明年还要开设分校,还要做教育。迟早要被玩儿死。

杨瑞在监督我做事儿的时候,我发现她确实比我耐心、细致,工作也比我认真。我或许是工作以来,不断被其他工作所打扰,从而导致在工作上,每写几个字,就喜欢跑到其他地方去。这是不该,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今天在她的强迫下我打起精神只做一件事,相比之下,效率提高很多。确实,我每次做事都会东想西想。如果能把这个毛病克服了,想必又能提升不少技能。

《那一座城》的主编说,他在写稿时,会告诉下属,在写的时候三个小时内不要打扰他。之后便安心创作,看来我也要如此,安安心心把一件事做好,不被外力所干扰。

随思录(23) - 2016-01-01

于我而言,这是生命中很平常的一天。早上被闹钟叫醒,不想起床,非要挣扎到最后,才从暖和和的被窝爬起来,心里想的第一件事不是年末,而是还有31天便可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洗漱、吃早饭,匆匆出门,挤公交,下轻轨,上班,工作,下班。365天里,我有差不多300天这样平实的生活。

我的晚饭基本准时,随意找家店,随意吃东西,打开还未看完的小说,就着饭,边吃边看。看着看着,直到小说的结尾再也翻不动,才会觉得这顿饭吃得称心。

今天我看完的小说名叫《圆月弯刀》,古龙写的这本小说并不好,情节单调,不够有力,叙事较直、偏平。不如《陆小凤》、《楚留香》有意思。离我所喜欢的《欢乐英雄》更是差远了。不过我现在不太去追求小说的故事手法,更偏向于一位作者的文笔。好的作者,能把极其平淡的故事讲得有滋有味,就像一位好厨子,最考手艺的,永远是那盘番茄炒蛋。古龙的这本小说,虽有瑕疵,无伤大雅。至少现在很少有人愿意去讲平淡的故事,因为时光飞逝,谁有心情去耐着性子看这些。

我常犯没耐心这种毛病,总想着一天能读一本书,可多数情况下我一周能读完一本已不错。所以每看完一本书,总想发个朋友圈嘚瑟一下。

嘚瑟是好,能让人觉得我很牛逼,当然更多的是得到不少反馈:这本书我很早以前就看过了。每及此处,我自隔着手机屏幕羞愧不已,总觉会比别人落后几十年知道许多有趣的事。

好在我这个人比较没脸没皮,越是别人说多久多久看过的书,我越是要看。我盼望着有一天晒出一本书的结尾,会有人来问我,这是什么书?我会很骄傲的告诉他书的名字。

只是这个伟大的计划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自然明年也不能。反正我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就像陷害丁鹏的柳若松,一直在等一个杀死丁鹏,反败为胜的机会。不过他最后失败了,古龙给的定义是,丁鹏是神,无所不能,战无不胜,是杀不死的。

人如果成神,也没啥意思,丁鹏成神后,小说变得枯燥无味,开了bug,故事随他走。可我不是丁鹏,一辈子成不了丁鹏。因为我自小所向往的对象,不是bug型的,而是智力型的,古龙小说里,是郭大路、江小鱼之流。金庸小说里便是黄药师。

我听过很多人说黄药师武功排名五大高手最末,可他精通奇门遁甲、堪舆数术、诗词歌赋,这些都是其余四位拍马不及的。我一直觉得黄药师是把这些玩意儿学透后,闲极无聊,学了武功。用武功来评价黄药师的高低,只会贬低他。

当第一有什么不好?我也曾想过。做微信,挤破头都想弄个10W+。做广告,文案想写得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个产品。学画画,恨不得马上就能把梵高、达芬奇他们拍下去。可艺术不和文学不是武功,也没有所谓「一横一竖,对的站着,错的躺下」之说。自古文无第一。我入了文行,起了艺行的念头,这第一没办法争,只能本本分分用文字完成工作,勤勤恳恳的记录生活。

写的,看的文字多了,便越觉简单,真实,诚恳的文字能打动我,故事写得气吞山河,隔山打大象,毫无逻辑可言谁都会,但没几个人能将平淡无奇的故事写好。画看得多了,发现在艺术上能腰杆挺直的人不多,古人说画画是末流,凡匠气太重都不是好画,这话太绝对,匠气有它的好,至少大多数人喜欢。

2015年我平淡的工作,平淡的看书,平淡的写字,平淡的收获。我把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化为工作中的灵感。它会在关键时刻偷偷跑出来拯救我,而这种拯救促使我开始变得「懒惰」。我很害怕这种「懒惰」,因为每逢使用过一个好的创意,若不找些知识填补,便会害怕与恐惧。时间一久,我会不安分,紧张,甚至惶恐。如同旅行,有的人喜欢把旅行计划做得规规矩矩,何时到哪儿,何时看风景,应该吃什么食物等等。我喜欢看准一个地方就去,不管不顾,希望那种自然而然的旅行,随性,放纵,自由。人这一辈子被困得太死,活得太过安逸并不舒服,活得糙一点儿反而更好。

我发现越是这样,便越活得自在,所以我不断追求挑战,不甘于平庸,希望以一种学习的心态去工作、生活,希望看见不同的人,不同的风景。生活如此,工作如此。

做这一个微信公众号,也如此。

2015,我没什么大的改变,无非是多读了几本书,对工作多了些思考,开始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工作。

仅此而已。

随思录(22) - 2015-12-31

昨日看了老罗的发布会,整个一天都在为买不买T2烦恼。换手机是前两个月时候的想法,一直在犹豫是买锤子还是一加,这两部手机可能是我没有触摸过的安卓手机,而我现在已用过,或看过的手机有:三星、小米、魅族、华为,基本上该玩儿的安卓都玩儿了一遍,对其他类型的手机已无好感。想想这或许是我使用的最后一部手机,献给T2吧,如果不好用,可能明年真的会换苹果。

今日上班时,前段时间投的简历,已有公司打电话来找我面试,我准备4号去看看,在网上浏览了一下,好像是做房地产方面的公司,而所要招聘的岗位为企划主管。偏向于网络方面,想想我这辈子真是跟网络结下了不解之缘,怎么都躲不开这个地方,原本想踏踏实实的做些传统企划方面的事,吸收点儿经验,为以后做事赚些本钱,要么就是想去当记者,可惜唯有一次进商报的机会,没有把握住。如果这一次工资开的可以,我就试着挑战自己一把,若是不行,只能期待年后尽力找一份记者行业相关的职业。但愿明年能实现这个愿望。

上周六与斌哥哥又洽谈了一次,今日把我上次做的PPT重新完善后发给他。顺便给小宝叔叔发了一份,希望他能在这段时间好好了解下微信,不然冒冒失失的就这么撞进来,真是劳心费力的事情,如果还年轻,浪费点儿时间也算是走个弯路,积累经验。可他现在年纪高不成,低不就,还真要好好的规划一下。

我自认为能力不足,但尽量帮忙,可说到底,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能不能把微信做起来,还是得靠自己。

顺便说一下,继邹伟那个二货颁布考试后,我成功失败一次,今日重考,作为一个强烈抵制把文案这份工作当成死记硬背,不去发挥自我功能的一项职位,我抵制到底。但出于对工作的尊重,我选择作弊,哈哈!做事要讲求方式方法,我他妈太讨厌这种压迫人智商的工作,如果背一些条条款款就能有用,那文案都去背书算了。傻逼透了!

随思录(21) - 2015-12-30

昨日晚归,去参加崔老师父亲的葬礼。这也是我第一次以个人名义参加同事父亲的葬礼,说实在话我一般不参加公司这些乱七八糟人际关系的事物,当然身为兵兵的我也没人邀请我。这一次是确是我主动请缨要去,想想和一群领导呆一起,真是别扭之极。可崔老师确是我个人比较崇拜的人,想来想去,怎么着也得去,不为别的,就为佩服她。

我第一次被崔老师震住,是在学校的演讲报告上,大多数人做报告都是领导十足的样子,讲的内容毫无生气可言,听得台下人昏昏欲睡。我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开会和听报告,说了大半天废话,每一句有用的知识在里面,直接点说做什么,要怎么做,应该怎么做就行,一群人在屋里唠唠叨叨,说的话就如同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但崔老师在台上演讲不一样,上台时的台风和现场的气氛,强调十足,活脱脱把报告变成了脱口秀,很提劲儿。这之后我就想跟她套近乎,而她们的编导团队在她的带领下,也团结地一塌糊涂,不像我们这个团队,曾经还能有个抱团的样子,现在人一多,这一小撮,那一小撮,没个样子。

在我看来,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最主要就是投脾气,我是个认脾气的人,脾气合得来就交往,合不来就拜拜,工作如此,生活如此。一切都如此。

今日看老罗的发布会,完事儿后朋友圈疯传老罗的创业语录,可我最喜欢的还是他说的,“未来属于我们当中那些仍然愿意弄脏双手的少数分子。”而锤子手机让我心动的地方,不是文案广告,而是他有远程控制功能。想想如果给我妈买一部,我再来一部,就不会因为她某些功能不会用后为教她烦恼了。

可到底买不买锤子手机,如果能分期付款,我想我会买的。

我找到赚钱的乐趣了|每日抄经:民数记㉕

我准备去注册一家公司,有一个很头疼的问题是,互联网平台对商业属性的用户过于偏袒,某度就不说了,小程序要申请的门槛就必须是公司(至少个体户)。这很不利于我做搜索引擎的优化。

微信公众号的注册也是,在商业的加速过程中,注册公司是件很有意义的事,不少个人号发展得不错,会自动转成公司号。

我觉得这是一种很不友善的行为,多数创造价值的事,并不是从商业行为开始,而是在人们乐于分享的过程中产生的。看现在这情况,商业模式加速,各大平台封闭,许多限制浪费我不少时间。其实很多事情完全只需要在一个平台更新就好,但这种相互圈地的行为,使我不得不做许多浪费时间的迁移。

我注册公司,还有个原因是,在不断工作的过程中,脑子里蹦出来许多想法,甚至连公司的名字,延伸的名字也已经想好了。现在就看第一次能不能跑起来,如果按照计划能顺利进行,可以做下一阶段的准备工作。

和许多人工作不一样,我喜欢提前做事,就像我的本职工作,三月份已经在慢慢做六七月的事,现在已经在计划十月份过后的事。

我脑子里已经建立起了大的框架模型,现在只需要花时间去做尝试。第一步没问题,就走第二步。

有意思的是,我每次进行了一件事,脑子里会接二连三给我安排接下来的事情,仿佛有无数的事让我不停向前跑。

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写字以外的乐趣,完全没有外力推动,全部是自己在向前跑。何况这些事还和赚钱有关。

走进电影院看《星际穿越》|每日抄经:民数记㉔(二)

看最近影院放映的电影,不少以前在电脑前看过,没有时间去影院看的好片。

今天看完《星际穿越》,原本还想去看《寻梦环游记》和《1917》,也不知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起来,只能回家吃药,躺床上休息。希望这些电影下周还能看。

疫情关系,今天看电影戴口罩,整个过程极度不舒服,买的口罩质量也不好,贪图便宜,发现鼻梁上的贴条,无法箍紧,稍微呼气会化开,雾气直接往上涌。中途还因为这是超过 150 分钟的电影,停了五分钟休息,原本能一口气看完的电影,忽然中断,很不舒服。

我坐在电影前看《星际穿越》,虽然知道主角会和女儿团聚,但故事的情节也只是模糊记得。听他们对话,才慢慢明白,原来所谓的星际穿越,是从虫洞里面钻到另外一个世界,需要在另外一个世界找到人类逃离的密码。

前段时间刷抖音,解析这部片子,说诺兰为了拍玉米地,特意种了玉米,所喷的粉尘,是可食用的粉尘。惊奇的是电影最后的五维空间,也是搭建出来的场景。为了讲好非常抽象的名词,诺兰花了不少功夫。

我记得电影里有一段描述时间相对论的场景,演员用一张纸,在三分之一处画一个叉,在三分之二处再画一个叉,接下来把纸张裹成一个圆筒,用铅笔戳穿两个叉,表示连接两个时间如何才能在空间里相遇。这段演示,使我明白父亲在最后五维空间里穿行,给女儿暗示的场景。只要掌握了时间的穿行,就能在另一个时空改变历史的走向。

《星际穿越》是借用时间讲一个重逢的故事,值得温和地走进电影院重温。

随思录(20) - 2015-12-26

圣诞已过,我坐在这略带温暖的电脑前,在错落的键盘前敲打着每一个字符。这是2015年12月26日,但我想说的事,还要从24日说起。

我是个没有节日概念的人,无论是什么节日,我都是被迫在过,节日于我而言,除非放假,不然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至于国外人的节日如何火热,我一点不感兴趣。而这一天,我老姐告诉我,说她肚子里的宝宝没了。

我记得那是24日下午,当时的我正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敲着一个个枯燥乏味的文字。微信里一闪一闪的头像,让我开始了解整个事件。一开始她有些没落的告诉我,说我这个舅舅当不成了,我有些惊讶,以为她是流产或是检查除某种无法生育的病,不得不做一些措施。我很为我这种消极到极点的想法感到耻辱,可内心总是怕无解的事情发生。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先天缺陷,当时的我还以为是她的肚子怎么了,后来细问才明白,原来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已是重度残疾,就算生下来,也没办法保命,不得已,只能引产。

这是她在医院出来后给我说的第一个消息,我听她说这些,脑子一懵。因为十月份的时间,她告诉我准备要做舅舅时,我脑海中就不断地想怎样当好一个合格的舅舅。我跟我姐说,以后我这一堆书有着落了,如果TA喜欢看书,以后就不用买书了。还有,我的Kindle里也是书,以后给他买个Kindle。我姐说,太早了,生都还没生出来。我笑说,几年的时间,很快就会到的。

想的久了,我会开始想怎样教育TA,比如哪天TA问我怎么跟姐认识的,非亲非故的,又没有血缘关系,就这么认识了?我想到时候我会以寄信的方式告诉他,我和姐是用交笔友的方式认识的。当然,信里也会附上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童话故事——《海的女儿》。

我也曾想过跟他保持联系,如果他上学了,我应该怎样告诉TA怎样去读一本书,怎样知道书里哪些知识是骗人的,那些诗歌是必须要背的,因为长大后,别人看见花时,会说“好漂亮”,当你看见时,会说“草木本有心,何怜美人折。”我想让TA明白这世界上关于美丑,善恶,好坏,真假。让TA明白快乐的真谛。而不是一味的去追求更为现实的、物质的东西。

我觉得我会用通信的方式交流,这样TA不会看见我的浅薄无知,不会发现我因说错话会伤害TA。

就连我今年过年给TA准备的红包都已在规划中。只可惜这些事情又得往后推迟。用我姐的话说:以后会有我大出血的时候。

我一直在想,以后是多久?

这之后我怕气氛尴尬,于是转换了话题,然而内心始终是空落落的。我一直觉得身边的人不应该出现电视剧般狗血的剧情。可世事难料,当我活得越久,便越会遇到许多狗血的剧情,见到狗血的人,做狗血的梦……

我也开始体会到《权利与游戏》中,动不动主角或打酱油的人会因各种缘由死去。其实人这一生就是在这种看似荒诞不经意间的世界里活着。活得越久,便越深刻。

我想狗血,就如同星期六早上被闹铃叫醒的那个梦一样。生活中完全不找边际的人,会在梦里出现,而这些梦,用我用弗洛伊德写的《释梦》一书去对应,发现这个梦集合了我最近看的小说《圆月弯刀》、同事之间撕逼、电视剧《权利的游戏》和朋友的合集。这些零碎的,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就这样在一个因我被孤立而收尾。

小莫在说说里问我,为什么这个梦要抢走朋友。我告诉他,因为《圆月弯刀》中丁鹏和柳若松中就上演了两出孤立的戏。我看这里,一直不明白丁鹏和柳若松当时的心情,可真当事情在梦中出现后,我开始明白那种无助、落寞、孤寂、无奈……看着整个的大骗局,就在那一刻,整个人都无力去挽回。

好在这个梦没多久就被闹铃叫醒,而我在这两天的思考中开始明白书中的各种人事物之间与现实中的关系。

12月25日,天气阴晴不定,我开始把领导那种傻逼软文拿来练文字的画面感,作为习作,我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创作出满意的画面感文字。最近看知乎上的提问,问如何写出画面感的文字,后面张佳玮的回答还不错,他的回答中写到我最喜欢的一首小令“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整个诗读下来便是一整幅画,当然厉害的文字如《水浒传》、《红楼梦》等比比皆是。这种行文风格不仅用在文案写作中,用在小说和编导写作中也可。人的眼耳口鼻舌身就是一架摄影机,有的摄影机好,拍出来的成像效果就好,有的效果差,拍出来的效果自然模糊不清。文字,表达的是一种感受,一种通过所思所看所观呈现出的画面。

我现在自会每天花时间去做这些事儿。可惜傻逼领导太多,一档事儿撕逼无果后,到今天又来个考试。这是我工作3年以来遇到的第二次奇葩考试,上一家考试的公司,我呆了一个就跑路了。想想,这一次考试,是在为我准备辞职写说明。

以前我准备写:先学着变聪明我们再玩儿。现在可能我会写:不堪考试折磨,求辞职。

随思录(19) - 2015-12-22

今日撕逼,差点一口气没忍住走人了。好在到后面我去冷静下来细想了一下,去沟通完后把事情解决。

当然不算是解决,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晚上回来后,直接去拉勾网上投了几份简历,如果有需要,我直接走人,不想再等到拿年终奖,也不想再拖拖拉拉的等一个多月。

和杨瑞的矛盾变得越发激烈,我和她在工作中有很多没办法沟通的事情。就像今天,她跟我说推广那边说我的文章不行,之后又说张泷在问我是不是最近心情起伏很大。我就纳闷了,天天写什么什么好这种垃圾文章,有多少效果?飞水跟我聊天的过程中,一直在吐槽我们这群人土豪。在我看来,这就是拿着领导的的钱不当数,邹伟这种能力三流的人,真是没办法当领导。估计也是我见过混这个圈子最差的,性格差,能力差,什么都差。能靠着一些工作经验混到现在也真是服了。自以为什么都懂,写过文案像一坨屎,还去跟别人指导,我都懒得呵呵他。

杨瑞做事情越发单纯,每次跟她讨论问题,都没办法讨论到一个点上。如果不懂SEO就去学,不懂软文的收录就去学。自己不学,又说我写错了,下午我去找余世博商讨,结果人家说我最后一段不要出现太多教程名称。其他的都没说什么,一天像个傻子一样,我工作有问题,哪儿有问题又不明确指出,我说她什么都不懂,还不乐意。如果不是工作,这种不思进取,除了能检查几个错别字之外的人,我懒得理。

说来也怪,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极品团队,整个团队都是螺丝钉,只顾工作,做文案怎么能只求完成任务,而不思考怎样才来利益的最大化。我实在是搞不懂。

跟飞水聊天,他也不理解我们这个奇葩团队是怎么在做的。我俩反正就在电脑前狂吐槽,反正这一群傻逼不知道。我跟他说,这年头会忽悠太重要了,可我就是学不会忽悠,实在是做不惯这种欺上瞒下的活儿,上面把领导当傻子,下面把团队当螺丝钉。飞水说我怨念太大,可谁遇到这群傻逼怨念不大?当初小红走的时候,我就说这个团队玩儿不过三年就会完蛋。现在我看来,估计这个时间要提前了。

哎,现在想想,如果我错别字上能不出错,我想就是完美了,免得杨瑞一天到晚指着我错别字说我。

罢了,不提这群傻逼,看书睡觉去,妈的,我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真是拿着低薪去干领导人的活儿,操碎了心。去你妈的!

聊天截图
聊天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