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家 2014-02-27

本命年一过,马年立马到。时间在我出来工作这一年多里转得特别快。从我2012年出来工作开始,人生开启了不一样的篇章。我在社会里像个学生一样重头开始学。如果非要说学校对我的帮助是什么。或许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学会识字与阅读。

要过年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到了马年自己该有些什么样的作为?我想很多人会向我一样,没事的时候想想去年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明年即将做些什么。可到最后我们却忘了,现在该干什么。我的现在,就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回到我的家。

如果说春节是中国人一次工程浩大的迁徙,那我则在大年三十那一天,被折磨地不成人样。我出门时已是早上九点过。原本想赶时间,早一点到汽车站坐车。于是我在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左右的后,搭上了一辆出租车。我看着那熟悉的房屋、树木和江水从眼前飞过。心如同出笼的小鸟一般,想快些飞回我的家。

谁知这一走,便走了一整天。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到达长途汽车站后,看见那回家的人排着几十米的长队买票时的情景,脑子里还清晰地印着那些在栏杆里苦苦等待长途汽车到来时渴望的眼神。那是回家的期盼。那一刻,我开始问自己回家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是看见爸妈热切的眼神,还是吃着家里香喷喷的米饭,又或是陪着他们看春晚,围着火炉唠家常的情形。

有的人每年都想回家,可每年都不能回去;有的人每年都能回家,可每年都不想回家。不过大多数人回家就是回家,因为他们一年才能回一次家。我是那个回不回家都无所谓的人。因为我离家并不远。

第一次从早上一直排队到下午,等到坐上车,回到家后已是晚上八点。长途汽车上的乘客与司机起了一点小争执,在为一个地方到底能不能下车而纠结。好在经过一番讨论,汽车终于在一个临时站点停车,让那些不再到终点走冤枉路的人能早日回家。

我知道下车后的第一眼肯定能看见爸妈那期盼的眼神。因为每次我回家,都能看见这样的眼神。虽然老爸是个沉默的人,但他总是用行动,用眼神,让我感受到他的温暖。所以这次回家,我特地带了两瓶酒回家。我知道他一定会很喜欢。常年在外,除了喝酒,也没有什么别的兴趣爱好了。

妈妈自从当上小学生活老师后,性格改变了很多。懂得包容,明事理,遇事宽容大度。我想是孩子感染了她,毕竟她除了从小到大把我带大外,现在一个人要照顾一群孩子,我很欣慰。从带我一个孩子到带一群孩子,她现在最大的愿望或许就是等哪年能抱孙子吧!

这是一个很好的愿景,或许是她今年对我的期盼。

家里到底有什么?我想在江南有烟雨朦胧的亲切感,在东北有雪花满地的兴奋劲儿,在西北有嘹亮豪迈的唢呐声。在西南,有数不尽,道不完的山水。李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可最后他却咏出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绝句。其实山水各有千秋,但家乡的味道,更是给离人增添了几分亲切感。

在奔波了一天后的我回到家,吃了简单的饭菜后,躺在了自己温暖的被窝。这是母亲每次回家都会为我铺好的被窝,满满的爱从心底升起,说不出的温暖。我喜欢躺在这个被窝里,拿一本自己带回家的书翻看,待到睡意来袭,便钻进被窝做一个香甜的好梦。只是不知道是今天太累,还是整个人在家彻底放轻松了。我睡得特别早,特别香,特别沉。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真的回到了家,回到了那生我养我的地方。晚安!

我不能 2014-02-24

知在何时起,我中断了写作。我记得我最后一次写的东西是一篇小说,不过到后面这部小说没成型,和我往常的小说一样,基本上都太监了。我发现自己在写东西的过程中有一种无法突破传统思维束缚的感觉在里面。我想这是我的惯性思维。简单的来说写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文字,没有可圈可点之处。

或许正因为这样,我原本拿起的笔又不断地放下,这一放下,就是数月过去。

回头想想,这数月里到没有多大的成就。除了整天的工作外,就毫无其它事情可做。这并不代表我是工作狂,只因我无事可做。我一心想靠文字生活,可无奈兜兜转转,却发现世界是如此的无奈。

我很多次想改行,想去当个设计师,或者去当个导演,再或者完成我的梦想,做个记者。可想来想去,发现自己只能在原地转圈,时间浪费了不说。自己的思维倒是变得越发狭隘。越是这样,我的心就越烦恼。想想除了睡觉,人生似乎没多大意思。按着生活的轨迹按部就班或许会更好。

可我怎样给自己定位呢?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不清楚。但我知道我不能这样下去。思前想后,倒觉得安下心来做文字倒是我的选择,因为我这一辈子除了做文字,也没什么其它可选择的事情。肩不能背,手不能提的。倒是荒废了这肥硕的身子骨。

不能闲下来

在这段日子里我发现自己是个不能闲下来的一个人。不过我说的不能闲,是脑子不能闲,并不代表自己的身子不能闲。毕竟看书是我除了工作以外花的最多的时间。可我看书有一个缺点,就是看的和忘记的是一样多。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能忘记很多故事,导致我一直在重复自己曾经看过故事的情节。就像我最近又在回想金庸的小说一样。很多细节都已经模糊,很多人物都成了回忆。有时候真想重新再看一遍,可却又不忍。因为我若是一直痴迷在一个作者的故事里,我便会失去更多的作者。

可我到底是看还是不看?或许这已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的脑子真的闲不下来。

不能说我有病

最近和新来的同事聊天,说来也怪,我对于工作的习惯与他完全不一样。就拿他自己的话来说,“没有奖金、没有年假、休息时间又少,那还能做?”这些在我看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倒成了他最大的问题。以至于我说自己没那么多要求时,他直接问我是不是有病。

我想了想,或许真不是我有病。只因为他要求得太多。如果有这样福利的工作,我相信平时一定会累得像一条狗一样。其实每一个工作行业都有其艰苦或无法忍受的一面,不少人因为一些理由离开这个行业,转投其它行业,到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转了一圈,倒是曾经的行业好。

可我迟早会跳出这个行业的,因为这行业没人性,哈哈!

不能写影评

看过《警察故事2013》我想写影评,看过《扫毒》我想写影评,看过《无人区》我想写影评……说实话影评是个什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最近看这烽烟四起的“影评大战”倒是让我荡气回肠。忽然觉得写影评倒是一件很痛快的事,可我为何又不写呢。

想想自己是在钻牛角尖,或许我觉得自己写的不是影评,应该是观后感更为恰当一些。毕竟我只能从自身角度去理解一部电影,我对于电影的专业程度,也只能用拍手叫好来形容。要真让我分析为什么好,我是真没辙。

可影评到底有什么好的?不过是跳梁小丑在看过别人拍的电影之后所做的闲言碎语。我不觉得别人的文章能左右我什么。我只是觉得做人不能这么刻薄或不留情面,毕竟再好的电影也骂名。不然炒作又是从何而来。

我觉得我写的是观后感,仅此而已。

不能太在乎别人的看法

当我在写东西的时候最大的矛盾之处不是如何写,而是在想别人怎么看?我希望找到一个平衡点,能丈量一篇文章的好坏。可越是这样想,就越让自己陷入困顿。因为这东西,众口难调,如要写得都拍手叫好,那或许真不现实。现实是什么,现实是没有人的观点与看法是完全一致的,或是等同的。要么迎合着别人写,要么特立独行。迎合别人是好事,特立独行也是好的。这世间没有能平衡的文字,只有充满矛盾与对立的文字。所以做自己,很容易,也很难。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如何活下去,活得健康、快乐、高兴、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把女朋友带回家和父母一起过元宵节 2014-02-15

又是一年情人节,又是一年元宵节。这两个节日对我来说总是那么地模糊,因为我真未正儿八经地过过。不过女人对于过节倒是由衷的热爱。我想她们肯定是害怕寂寞。不过对于男人来说,过节或许并不轻松,当然除了我,因为我不用变着法儿的绞尽脑汁讨女人欢心。这世界上如果要说最难搞的事情,或许讨女人欢心就是其中之一。

诚然,讨女人欢心是一种技术活,就拿送礼来说,礼到人未到,女方不满意;礼到人到,如果送的礼物略显俗气,不高兴;人到没送礼,男的肯定要跪搓衣板。要怎样才能过好这个节,真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头疼得就像是今年到底是该过元宵节还是情人节一样。没人能说得清楚。不过倒是网上有句话说得中肯,“把女朋友带回家和父母一起过元宵节。”可我想这种愿景不是每个确立了男女关系的男女能做得到的。聚散离合原是无常,在一起过好每一天或许比奢望明天的幸福更稳妥一些。

未来会怎样?还真没人知道。和平分手的人,或许过节会给对方一个短信,我想这是在对方没有找到另一半的情况下。倒是那些分得莫名其妙,或由爱生恨的人,心结会很难解开。不过关于在一起这个话题很难分清对与错。或许根本就没有错,可奇怪的是双方总喜欢争出一个对与错来。我想遇到问题,只有互相迁就,相互磨合,直到双方都形成一种契合度,方为圆满。

可就算是这样,也未必不会有有吵闹之时。我每当看见男女之间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而发生争执,总想不懂是为何。其实争执的根本原因,是在于意见不统一,比如男方忽然做了一件让女方难以接受或不能理解的事情,也可能是女人不小心单纯地过了头。于是对方之间的小宇宙爆发。不可遏制的情绪便随之爆发出来。脑子发热的人总是很难讲道理的,就像跟一个喝了酒的人说事一样。谁会听你的?

人生如白驹过隙,浪费的时间往往比珍惜的多。枕边的人或许不是最好的,但说句安慰自己的话:总比没有人的好。你可以用不喜欢或者没感觉将一个人搪塞过去。也可以用物质来丈量这段感情。那些为了爱哭闹的人我觉得很无法理解。我想大多数经历过这些事情的人事后想起来,也觉得没必要。我们活在一怀疑与无奈的世界。怀疑是因为这社会上忽然出现了许多骗子,无奈是我们明知被骗,还是愿意继续沉迷下去。脑子发昏发涨的人其实很可爱,我身边也有这些人。可不知道从何时起,TA们变得不那么可爱了。后来我想了想,原来傻子被骗的次数太多,会学会理性地看待问题,凡事知根知底,非要想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才肯行动。到最后反误了自身青春年华。

其实世界上本来没有烦恼,只是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烦恼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祝天下有情人有心、有爱、有包容。

闲来无事随风走 2013-12-14

我是个很懒的人,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我一般是不会出门的。不过今日倒很特别,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这座城市间游离,从一辆车到另一辆车,从一座轻轨到另一座。

四处坐车本就是件很奇怪的事,不过最奇怪的是我花了一天,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我记得自己搭乘的第一辆公共汽车是“进城”的。说来也怪,老重庆人似乎喜欢把去解放碑叫做“进城”,只因那个地方是重庆的中心。不过更奇怪的是在这种叫法后面会有人有些许得瑟的心态,似乎是玩味,不过更多的是开玩笑。

那我去“城里”做啥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车上想的另外一件事。什么时候我看着窗外的建筑会有剪影的呢?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三毛曾说:这辈子只有两样东西我不外借,一是书,二是牙刷。如果硬要在这里面选一种,那我情愿不要牙刷。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不会要牙刷的,毕竟牙刷的价钱不值一本书的价格。这件事很讽刺,就如同人们常用的一个词“装逼”。

不过装逼究竟是什么呢?近日看王家卫的电影,那种对话,算不算装逼?我觉得不算,如果算的话,电影拍出来就会显得很生硬,不自然,做作。可做作就是“装逼”吗?这我还真没想清楚。因为我已经进“城里”了。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来这里做啥,都说在这里看美女比较合适,可搞笑的是,很多喜欢拍美女的记者已经跑到江北去了。于是我走了,坐着轻轨去沙坪坝。这时我心里想到了一句话:你越是不喜欢的地方,你越要多去走走,直到走到喜欢上为止。这是有病吗?我觉得是。并且我病得不清。

我不喜欢沙坪坝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地方实在是太堵了。好在我这次聪明,搭乘的是轻轨。不过这也花了我将近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解放碑到沙坪坝,算是出城了吧!轻轨上的人也没有上下班时那么给力,稀稀拉拉的,我倒觉得这样不自在,因为坐着的人总有一种心理,那就是看着别人站得腿发酸,脚抽筋时,自己在那里暗自窃喜。我喜欢暗自窃喜,不过我更喜欢看别人低着头玩儿手机。据说这样会增加颈椎病的发病率,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我没有。

据说沙坪坝的道路很奇特,像《小王子》里那被人误认为是帽子的蛇。臃肿得可以让车在蛇肚子里呆上好久不消化。这地方渐渐老去,不过树倒是越来越粗壮,身上的疙瘩也越来越大。我本来是想着把一张银行卡拿去销户的,无奈在穿行的过程中一时走错了路。到最后只好搭车去下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是何时上的车,就像我不知道自己在何时吃了一碗街边的小面一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总会不记得很多事,俗语叫:记吃不记打。说的是吃东西的时候会记得,挨打的时候总会忘记。或许是人的脑子总对于过于快乐的事情会记忆犹新,从而忘记诸多痛苦。当然,无病呻吟的那不算是痛苦,那是自作孽。

到南坪好像是下午两点,那时天很亮,太阳很大,感觉像是春天,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汽车走在大桥上,江中的水在变着样的翻腾。不过水已经不好看了,因为泥沙太多。不过为何还会有人在江边钓鱼。或许是因为江边离家近吧!

我去南坪不知道是为何,或许是因为坐车了车,或许就是闲着无聊,想走一个距离自己住的地方比较远一点的地方去散散心。不过沿途的传单倒很疯狂。我接了一本杂志,随手一翻,发现有一个故事已经过期。

过期的故事就如同过期的面包一样,食之无味。且容易坏肚子。打道回府。待以后再有闲情逸致,继续随风飘走。

辞职后随笔 2013-10-31

从我辞职到现在约有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的生活对我来说是混乱不堪,且毫无目的性的。想想在工作时,自己按部就班的时间表,忽然一下子就被清零,甚至在我无形的懒惰中,被打得灰飞烟灭,在这过程中我关掉了每天叫我起床的闹铃,放弃了迎接朝阳的那一刻激动,迎来的是我混沌不堪的生活。

这一个星期的时间,要从晚上说起,我每晚后半夜睡觉,睡前看一些书,奇怪的是原本工作时的睡前阅读习惯是帮助我入睡的,现在却令我越发兴奋,一不小心,便会沉浸在书海中。待到睡意来袭,已是三点过。

早上起来约八九点。我估摸地算了一下,从半夜三点到早起,入睡时间约六个小时,这与我工作时间相一致,工作时我尽量让自己的入睡时间在十二点到6点。之后在闹铃的叫唤声中起床,开始一天的新生活。

可没了工作,我起来做什么呢?看一些新闻、视频,之后聊天,看书,时间便过去一上午。这对于我来说是极其混乱且杂乱无章的安排。我这人似乎没有强制性的条款约束,做事就会变得十分随意,性格懒散倒是让我吃了不少的苦。

不过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按部就班的工作,忽然觉得世界如果就是这样,自己好像就活得没有意思,然而真让自己随意的生活,忽然就会没有了目的。没有了积极性与动力。仿佛时间就如同河里的水,哗啦啦的流,怎么也流不完。

其实是可以流完的,当身体变得越来越差,就会感觉自己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做完。感叹时间的过得太快的人,注定是那些在年轻时没有珍惜过时间的人。

我现在就处在没有珍惜时间这个节点上。下午的时间我可以拿两三个小时来睡觉,之后在穿上随意翻书,或看一部电影。到了饭店,准时出门吃饭。

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十分有趣。走在那喧哗的,人声鼎沸的大街上,下班的高峰时期,无论是赶着回家的,还是在路面上穿行的车辆,都以一种十分烦躁的节奏走在路上。这让我烦闷了一天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不少。故而这几天我并没有在小区的楼下吃晚饭,总想着走几条街,懒散地跑到其他地方去吃饭。

不过懒散,并不代表我很懒,我承认自己懒于洗衣、煮饭,甚至父母叫我学驾校,我都懒得去学。但如叫我走路,我倒是非常喜欢。我承认自己在一些地方上过于懒惰,不过在闲散的散步中,我总是很勤快的。

我喜欢懒散地行走,是因为我发现这种状态下能让我思考一些问题。如果学会了开车,我就不能让自己的脑子处于思考的状态。不过思考的东西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辞职这一段时间所想的,无非就是自己的下一份工作而已。我不希望自己在原地踏步,就必须要多想想,让自己明白自己的目标在哪儿。

晚饭后回家,夜间的时间来临,我总是在夜晚会写一些文章,近日懒惰,加之天气似乎让人困顿,搞得练日记都搁置下来。不过日记也没什么好写的,无非就记一些琐碎的事情,写多了也不好,会弄得自己思维混乱。我总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重复的内容就如同每日重复的生活。没有意义。

好在这种生活过不了多久便要结束了。今日已投简历,明日又是新的征程。

失怎样的一种斗志 2013-10-22

当我从一对办公楼的缝隙里,看见那如烈焰般火红的太阳时,我内心的那一股劲儿,如同被刺穿的气球一样,缓缓地泄了气。

早上我怀着一丝无奈走进这如坟场般的办公楼里,在楼外,那一些睡眼朦胧一样渴望着休息的人们,从我的左边、右边、前边和后边穿过。有那一瞬间我就在想,人为何要这么折磨自己,为什么要为了生活去折磨自己。我甚至想去拉一个人问问,为什么明明想休息,想躲在被窝里好好睡一觉,却被一种莫名的手拉起来,在这个路上行走。

我知道我得到的回答肯定是:“那有什么办法。如果不上班,被扣工资了该怎么办?”为了生活,为了物质。形形色色的人快速穿行在这一片大地上。我早上和他们一样,拖着疲惫的双眼去一个目的地,不过到了下午,我却变得和他们不一样。因为我终于辞职了。

说道辞职,这已经是我今年的第三份工作了,不过和前两次不同的是,我这次是被辞职。原因很多,不过到最后就一点:钱没给够。这是很通俗易懂的一点,至于其他,倒是旁枝末节。不说,现在都已是过去式。

只是我下一份工作在哪儿?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总蹦出这句话。我看着远处的高楼、天边的云彩、穿行在身边的汽车,试着将这问题抛到脑后。可每隔那一瞬间,它就会主动跳出来。似乎没了工作,就如同我整个人一样,一下子就垮掉了。

回到家,也没了兴致,煮一碗泡面,躺在床上翻一页书,于是昏沉沉地睡去。睡去,如同意志消沉的斗士在战场上拼尽最后一滴血死去。不过我不会死去,我只是沉睡。等到睡醒,等到第二日,我又会有昂扬般的斗志。

如同我写文章一样,一如既往的向前,向前,向前!

历史与时间 2013-10-14

我有一位朋友是位史学家。不过与寻常史学家不一样的是,他看的书基本上不是历史方面的,而是哲学。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在哲学中寻找历史的相同点与共通点。我时常问他这样一句话,那你的史学之路,什么时候才会开始。他告诉我说,五年以后,可成小道,十年之后,便上大道。

史学家朋友常跟我谈过这样一个话题,问我是如何知道时间在行走的,我告诉他,因为手机上面有时间显示。他说,那除了一切可以计算时间的物体之外呢。我想了想,说,太阳东升西落,月亮阴晴圆缺,这些都是可以计算时间的。他听完我的回答,嘴角不自觉地笑了笑,说,如果你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没有任何计时工具,那这就意味着你不知道时间是如何在行走的。我想了想,说,那也不对,比如我的嘴边的胡子在不断地生长,我的身体在日渐老化,这些都表示时间在我身上行走。身体感知时间的存在,那也是可行的。他在自言自语了这句话之后,也不对我说声再见,便离开了。

等到再一次见面,我发现他忽而变得邋遢了许多,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穿一双人字拖鞋,一个七分裤直接套在外面。不过他的眼睛似乎明亮了许多,有一种耀眼的光芒在瞳孔里现象。

我们继续就时间进行讨论。这次我们讨论的话题是有关静止与流动的,他问我,如果一片花瓣掉进水里,相对于他来说,什么才算是静止的。我想也没想,告诉他,是水。可他摇了摇头,说,水在一层一层地推动着花前行,活水是流动的。之后我又说,岸边,他继续摇头,说岸边的青山绿水,有远近之分,所以也不算是静止的。之后我又说了几个参照物,他都摇头将我否决了。后来被他问得烦了,我叫他给我一个答案。他会心一笑,说佛祖拈花,唯有迦叶尊者会心一笑,方被佛祖授与衣钵。随机他便离去,留下我一个人呆头呆脑的不知所措。

在这之后,我和他还会过几面,然而他的问题都是稀奇古怪,虚头巴脑的。有一天我被弄得实在怒不可遏,便冲他发火,说为何总是与时间过不去,那么多的知识与理论不去专研,非要围着时间转。他看着我,叹了口气,说,人不知时间之来去,又怎懂历史之变迁。

不过到现在,我还是没能理解他对我说的那句话是何意,历史的变迁已成过去,时代的发展日新月异,我的史学家朋友在不断思考着时间,到底是在推演历史,还是在描绘将来,我都不得而知。

天使的大眼睛 2013-10-13

今天是我妹妹的10岁生日,很可惜我不能赶去给她过生。

妹妹是我舅妈的女儿,不过我俩却很少见面,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躺在襁褓里,那时的她有一双好奇的大眼睛,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是很神奇的。我看着她,会发现她在笑,两个浅浅的酒窝里发出来的微笑,是可爱的。像天使一样的美丽。我和她说话,问她叫什么名字。她不说话,一味地发笑。我也知道她暂时不会说话。

一晃六年,等到第二次见到她时,她已读小学一年级,那时我正在读大学,放暑假时在舅妈家玩。小孩子的活泼好动在妹妹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那时的她说很标准的普通话,爱闹腾,常常叽叽喳喳地在我面前言语。我被她这种与生俱来的兴奋劲吓着了,很多时候她缠着我,要我陪她玩儿游戏,我常常被她折磨地疲惫不堪,然而奇怪的是,她不管你高兴不高兴,哪怕你随随便便地敷衍下她,她都会很乐呵,时常笑得连眼睛都弯成了月牙。不过舅妈倒是经常在饭桌上呵斥她,问她为什么不吃饭,也能这么精神。妹妹不说话,朝我笑笑,然后吐舌头,之后便低着头,硬是把她不喜欢吃的饭菜吃完。这种如临大敌的感觉我小时候也有。

第三次见面是在外婆的葬礼上,她第一次回到故乡,说普通话,一家人都很喜欢她。经常问她叫什么,喜不喜欢这里,最喜欢哪个人云云之类的。她常常被弄得很烦,用她的话说,就是大姑问了同样的问题,二姑又来问,二姑问了,三姑还问。她常常说的话就是,烦不烦啊!之后眼睛里冒出诸位委屈的信号。这种友好却又贫乏的问好方式,确实会让她烦,因为不管问多少次,答案基本上是一致的。不过妹妹最大的优点就是爱笑,喜欢笑,笑起来脸蛋都变得圆乎乎的。不过她也爱哭。舅妈就经常说她爱哭鼻子,不管是因为游戏还是考试,如果没拿到第一,就会哭。

或许是因为太争强好胜,也或许是因为学校布置的功课确实很多,在她小学四年级时,居然戴上了眼镜。我第一次见到她从书包里拿出眼镜时还吓了一跳,我问舅妈她怎么小就开始戴眼镜了。舅妈无奈地说,妹妹每天回到家,基本上做完功课就是晚上九十点钟,长此下去,眼镜便慢慢模糊了。我听了很心疼,问舅妈她现在多少度了。妹妹抢着回答,两百多度了。于是我问她,两百多度可以不戴眼镜啊。她说,不行,我们每周都要换位置,从第一排轮着换。我知道换位置是老师防止学生近视的方法,然而换了位置,还是没能改变近视的结果,那有何意义?我问妹妹,戴眼镜的感觉怎么样?她说,蛮好的,就是偶尔会不舒服。我笑笑,不说话,莫名的苦楚从心底泛起。

前几天,妹妹提前过生,舅妈传了一组照片在空间里,妹妹戴着眼镜,身边是她的同学,我在相片里仔细寻找,想找出一个没戴眼镜的孩子,想看谁的眼睛,是有光芒的,像天使一样发光发亮。可惜的是,没有。

书上说,天使与生俱来的美丽,是她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他们无忧无虑,永远爱唱歌跳舞,没有烦恼,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