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透过段子看世界

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

作为业务学习,读完《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书的内容不多,重复的内容太多。

书的内容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脱口秀工作介绍,第二部分是问答。两个独立分开的部分,读到后面,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有很多内容是重合的,如果你是在没时间,读完前半部分,后面一部分不读也行。

脱口秀是一种表演,既然是表演,那就不要太当真,这是整本书,或者说脱口秀的核心。书里谈到的工作方法,管理内容,怎么写段子,是次要的,在李诞看来,如果从事脱口秀这份职业,最好的办法是当成一份工作与生活不分家的职业,不管什么时候也要思考写段子的事。

好的段子手从来不靠灵感,如果灵感来才写,那绝对不是一个脱口秀演员该有的工作方法,我很赞同,艺术创作与生活息息相关,一个小的灵感,或许是生活中的洞察。

李诞在书里说,要学脱口秀,每天起床,先写段子,写好再花时间改五遍,这或许是很好的方法,别看很多人在台上不停抛梗,台下绝对是下过苦功写和练。

写段子有没有技巧?我个人的感受是没有。李诞说,人人能说五分钟的脱口秀,八百字作文的数字,看似不多,要写好很难,并不轻松。

如果说技巧,我的感受是,创作段子,不能太真,也不能太假。真是要学会将故事包装成笑话,假是在真的基础上逻辑自洽。无论用谐音梗,还是抖包袱,上台讲脱口秀的人,故事逻辑很重要。

书里讲脱口秀技巧的少,多是工作经历,里面提到一些技巧,比如双人互改,逐字读稿,对视频不停练习,开读稿会等,大多是写作、翻译里的合和法。其中最重要的方法,四个字可以概括:勤能补拙。天天写,不停练笔,这也是我坚持每天写段子的原因。不要带太大的压力负担,如同书中所言,「无论如何,先行动起来,写起来,写不好你还写不坏吗?有了坏的,才能有好的。」

其实每天写段子,很难有写出彩的地方,我在写前,脑子里会先有个画面,知道在什么地方,会发生什么事,有了画面,人物(自己),讲故事,如果写得好,自己在心里琢磨,会发笑,画面感十足,写得不好,只能想办法做铺垫。

我常用的方法是导演希区柯克和作家欧·亨利总结的经验,丢一个错误性的方向,最后关头来一个反转,让人觉得有意思。现在我正在想办法突破自己,看能不能在告诉事情前提的过程中,将整个段子变得生动有趣。

做脱口秀演员,要幽默风趣,下苦工,确实能练出来,李诞说:「学习一流,模仿二流,成为三流。」我反而觉得,为什么不学一流,模仿一流,成为二流呢?《刻意练习》也提到,学习的最好办法是找业内顶尖高手,用一万小时定律,不停学习,写作、表演、音乐、绘画……无一不是如此。

段子的写作,方法也多,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下笔写,写完改,做不到他人满意,逗自己开心还不行吗?和黄西的书一样,李诞在书里也提到脱口秀和相声的区别:「脱口秀是现实主义(至少目前是)创作,相声很多时候(不知有多少无奈成分在)是魔幻现实主义创作。」这话太空了,还真不如黄西分析得透彻实在。

如果要说区别,除形式外,脱口秀更注重个人风格,强调人的个性独立,看《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每个人说话的节奏,方式方法,没有一个是重样的。逻辑自洽的真实性、语言动作的幽默性、独特的个人舞台风格,或许才是学脱口秀的重要原因。

不论如何,一个人怎么写段子,那他就是在如何观察世界,其余什么价值观,道德观是否正确,或许不是最重要的。福克纳曾在1956年接受《巴黎访谈》时说:「只要完成作品,他可以完全抛开道德,不惜去抢、去借、去讨、去偷……作家唯一该做的就是对艺术负责。」做一名合格的脱口秀演员也应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