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录(38) - 2016-03-05

读完黄运丰编撰的《文案的秀访谈录》已是凌晨一点。对于读书这件事,我时常是高估自己的,原本以为从八点左右看,能在十二点前看完,后来看着看着,时间就无意间指到一点,关于这本书我会写到读后感里。

今日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我在贴膜的过程中,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不是贴膜出现问题,而是在我贴膜的那段时间,不时有人来贴,我出于歉然,就让那些拿着苹果和小米的人贴,这期间发现一些有意思的地方,很多人在贴膜的过程中,都会在意贴好没,我观察他们的言谈举止,行为方式,发现这些人真是有意思极了,大多数说话都比较冲,有的贴好后,又不满意。有的带朋友过来,朋友的苹果6只花25贴一张,她的6plus花了28就不满意了。贴膜的老板倒是会做生意,说帮她把背面贴了(今天我才知道贴膜还能贴背面),才落得个欢喜。有的呢,为了赶时间,就不断的催促,老板问在哪儿工作呢?她说了地址,我笑,明明还有半个小时,搞得像是做大生意,一分钟上下好几百万的样子。

看着这些人,真是有意思极了,当然,我作为旁观者还好,老板就不好受了,一个接一个的人来,各色各样的人。似乎在那一瞬间,这些人为了追求完美,都化身成为处女座。我不知道做生意人的服务底线在哪儿,至少在我看来,若给这些人做事,我估计会头疼死。

轮到我贴膜时,我问老板,是否每天都会遇到这些奇葩的人,他有些苦恼的说,这还不算,还有更极品的。我呵呵一笑。

幸运的是,他帮我贴完后,没收我钱。我自觉不好意思,说上次他媳妇帮我贴都没收钱,这次可不行。推辞几番,到最后他赢了。算是我得到应有的善报,而他也在我心中落得个会赚钱的好印象,各不相亏。

我总觉得人与人之间,应该多一份包容,现在看过这些人后,我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包容度很低。大多数都是利己主义,不会为别人考虑。做生意可以,但太低三下四真不好。可想想看,若我做到这份工作会怎样?面对这些人会怎样处理和调节。我越想越觉得自己没这么好的脾性。

罢了,不说别人。睡觉,今日事今日又未必,还好,坚持把这篇日记写完也算是好事。

二姨的智能手机生活 2014-11-19

自从我爽约没帮二姨买成心仪的智能手机后,她便开始对我穷追不舍。然而我现在拿到手上帮她调试的手机,是她儿子在网上帮他预定的一款。她这几天刚拿到,便急匆匆地找我帮忙调试。其原因是,她的儿子,我的哥要上班带孩子,没时间。我则正好待业在家,闲着没事做。

我从她手里接过手机,花了一个多少小时,帮她把手机里的软件,该删的删,该增加的增加。这之后弄得妥妥当当的,便以为能交差了事。谁曾想更多的问题接踵而至。由于二姨是第一次玩儿智能手机,对于手机的各种功能,例如QQ登陆、拍照、录影、网上发布、二维码扫描……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要弄明白。我只能放缓速度,一边演示,一边指导,一个教,一个学。到最后把各项功能都演示过后,再让她按着我教的步骤,一步一步来。谁知二姨学会这样功能后,又把另外一项功能忘记。倒弄得我抓耳挠腮,我心想这样教下去可不是办法,于是委婉地对她说,今天就教到这里,明天再继续,说完,留下一脸困惑的二姨,快步跑回家。

第二天我爽约了,去好朋友家喝酒。谁曾想酒刚喝到一半,便接到二姨的电话,问我说她的手机怎么截图。我当时喝着酒,脑子不清醒,迷迷糊糊地说,就同时按住关机键和声音键。可电话里教了半天,二姨还是不会,三五次地叫我过去。没办法,在朋友们的无奈声中,我匆匆地感到二姨家。二姨正在家等着我,看我来了,把手机递给我,我让她看着做了一遍,然后又让她做一遍。三五分钟后,这个问题便解决了,我原本准备告辞的,谁曾想,二姨又问我怎样扫描二维码。就这样,从二维码到微视频的上传,最后到“毁图秀秀”的各种技能。这一天,我在二姨的请教下,度过这下午和晚上的日子。

往后的几天,我发现情形不对劲,便开始找工作,原本预计休息半个月的节奏在二姨疯狂学习智能手机下被打乱,好在找工作很顺利,开始步入正常的上班时间。当然这期间会在QQ上接到二姨一些问题,自从她会QQ以后,连话费和短信费都节约了。可我发现大多数的问题都是前两天教过的,只是很多功能,她记不住是在哪儿,或怎么点击。

就这样,在断断续续的教授中,我开始明白二姨的困惑。这源于她学习太过急进。想想曾经我们从电脑上学习各种软件的运用,到现在熟练运用智能手机,这过程中所耗费的时间,比她要多许多倍。二姨总想着一口气把手机上所有软件的功能全部弄懂,这就好比一个练武的人,没有把根基打牢,就想学怎么飞檐走壁,到最后只能练就一副空架子。

当二姨还沉浸在她的学习过程中时,作为晚辈的我,只能像当年曾经偷偷摸摸上网时那样,一步一步地把步骤教给她,有时候想想,当年在二姨眼中,似智能手机为洪水猛兽的她,忽然能明白手机的作用,并不是只有游戏,到让我内心欣喜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