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清闲如何充实自己?|每日抄经:利未记⑭(上)

200519

新来的摄影同事再次离职了。之所以加个「再」,自然不是第一个离职的人。

前段时间我和他聊天,聊完猜测,没多久他就会撤。有一个原因是:学校另外一个校区并不适合有干劲的年轻人。听同事说,他 97 年的,现在才多大?

我很喜欢去他工作的那个校区,最主要的原因是离家近。天气凉爽,跑步就能到。去年面试,我正是看见学校在家附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简历,谁知道校区有两个,我工作的地方已经在机场附近,必须早上六点出门,才不会迟到。

我每个月会去家附近校区一次,主要是做采访工作,如果偶尔有活动,也会去支援。学校招摄影,目的是为了拍教学和宣传素材。

上周过去,和他聊天,他说,工作时间基本从十点开始,下午四点左右结束。由于年龄关系,那边校区年龄偏大,已经在社会混迹多年,来学习的人呆不了多久,学完就走。他虽属于我们部门,但负责管他的还是校区负责人,没什么人和他聊天。

时间过于悠闲,对有干劲,有想法的年轻人并不是好事,除非他能耐得住寂寞,像刘慈欣一样,善于利用自己闲暇的工作时间。

许多人闲下来会没有自己的方向。我原本打算告诉他,好好利用学校资源,拍些自己喜欢的作品,慢慢经营自己的视频账号。话到口中,还是没说。他才来不久,我既不是他的领导,也算不上朋友,无非是多些过来人的经验,没什么建设性意见,还是不说的好。

我也不太喜欢指点人做事,过于规矩会磨平人的菱角,不是什么好事。况且工作以来,每个人的工作态度千差万别,有的人不去使唤,自己会去做事。有的人再怎么使唤,依旧会偷懒。要走的人,劝没有用,还不如留些气力,多些鼓励。网上不是有句流行语:世界的进步就是从年轻人不听上一辈人的话开始。我可不想当上一辈人。

人生的路谁也无法预料,年轻就是本钱,是财富,多闯闯挺好。

夜晚的楼
手抄经
抄经

平凡之路 2014-12-15

在我上班和下班的路上,除了拥挤的公交和轻轨以外,会有一小段路,这段路来来往往、密密麻麻的人,似乎不到半夜,是不会安静下来。我有许多次走过,看见形形色色的景物,到最后能让我记住的,还是那些有趣的画面。

说是有趣的画面,不过是因为最近我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只要一戴上耳机,从手机里传来的音乐,就震得我的耳鼓很疼。无奈之下,我只有将这无聊的时间投注在欣赏这段小路上。

我在下班后穿过那条小路时,会故意放慢脚步,其目的就是想看看这白天与晚上的差别。早上卖菜的菜市场,到了晚上,变成一堆堆烧烤摊。路过的行人有忍不住的,会站在那里要一串豆干或烤肉。今天我路过的时候,看见一女子,在那里烤了很大条鱼,坐在那小小的帐篷里,满足地吃着,她用手挡住青丝,似乎怕那筷子上的美食被青丝夺走。当麻辣鲜香的鱼顺着她的嘴,进入胃里那满足的样子,远远看去,那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吃货”。

走过这热闹繁华的场地,是一块平整的,大理石铺就的道路。有成堆的小孩子,在大人的带领下玩耍,他们刚学走路,迈着歪歪扭扭的步子。他们围着一遛狗的青年团团转,似乎一点儿也不怕那比他们略微高耸一些的阿拉斯加。大人们在远处看着,我想是出于对养狗人的信任吧!阿拉斯加似乎对这几个小鬼头不感兴趣,扭扭头,拉着他的主人往没有人的街道上走去。孩子们则歪歪扭扭地去追他,像是在赶狗。

再往前走便是红绿灯的T字路口,路的对面有俩青年,有很多次晚归,我路过这里都会看见他俩,他们只有吉他和麦克风,前面铺的是一堆零钱。我在经过时会停下来听他们唱几首歌。那种在寒风里,有着火一般的热情,能让我的心情变得愉快。仿佛一天疲惫的身心,会在这一刻被他们的歌声驱散。很多时候我看着他们,会幻想着某一天我会去的一场旅行,只是这旅行我没有准备好,唯有在他们的歌声里,我会有一些向往,有一些澎湃的动力。

如果能让我学一门手艺,我想我会学书法和音乐。这两样在我儿时被学习和自己的任性所抛弃,现在想想,真的是后悔不已。好在我的兴趣点还有一样并未丢失,我保存了这最令我着魔的文字。我努力朝着这个方向拼搏,如同现在这两个站在寒风中,怀抱梦想的年轻人一样,希望能站在更广更远的舞台。

歌声还在继续,我远远地听到风中传来的怒吼,他们似乎是在提醒我:我要飞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