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虚不是美德 2015-04-25

夜已深,我喝完几瓶啤酒在站台上等车,从朋友家出来得有点儿急,导致我现在尿意潮涌,下身有些HOLE不住的感觉。我左手是不得空的,平时又没有练过单手解拉链,只能强忍着温热的液体在体内循环,等找到个地儿,将它排泄出来。

我左手托了一只碗,碗是塑料的,里面有水,水里是一条乳白色,头大眼小的动物,我叫它“六角恐龙”,在朋友的房东家顺带“拿”的一条,我太喜欢这个小家伙了,以至于一进那房东家门,环视了一圈,就被他放在桌上的“六角恐龙”所吸引,喜不自禁。

我妈不喜欢我去别人在东张西望的。她常告诉我,去别人家做客,要规规矩矩的,不能随意张望,摸人家的东西,特别是不能翻箱倒柜,要给人留下好印象。

我18岁以前是按我妈说的去做,可到了18岁以后,我就觉得这个办法不行,让我拘谨,如果我变得拘谨,整个房间内的气氛都会变得肃杀。最恐怖的是,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为了打破这个僵局,我开始观察身边的人都是怎么做的,特别是第一次去别人家时。

勤快如我弟的,一进别人家就直奔厨房帮厨,懒惰如我妹的,则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她最喜欢的言情剧,我哥保留了现代人常有的习惯,一进门就问“你家的WIFI密码是什么”,问过之后就盯着手机目不转睛。

我既没有我弟的勤快,也没有我妹的懒惰,更不会像我哥一样,走到哪儿都问WIFI密码是多少。我跟我妈比较像,一进别人家,就找主人唠嗑。

我发现面对陌生人时特别喜欢交流,其实我内心想的是,见面既是朋友,这次聊过天之后,下次也不知是何时能再相见,能多聊就多聊。我跟很多陌生的朋友都开始热情,后来冷淡,这种例子数不胜数。

朋友是租的房子,我去过一次,上次房东没在,这次去时,房东和我朋友正在倒腾路由器,我进一间屋子就四处张望,一是看看房间的布置和摆设,二是看看有什么可聊的共同话题。我双眼在屋内扫了一下,便锁定了一个话题:宠物。出于平时对新鲜事物的积累,我的贼眼立马就被桌上的“六角恐龙”吸引住了。

我快步走过去,左看看,右看看,喜欢得不得了。这是我曾经想在网上买的宠物,后来没下手,没想到在这里遇见。禁不住好奇,我“闯进”房东的卧室,他俩在帮房东倒腾路由器,我进门时没被路由器和电脑吸引,倒被左手边的一鱼缸吸引,里面有一条金黄色的锦鲤,上面浮动着绿色植物,房东跟我一样聪明,知道用绿色植物维持鱼缸的生态平衡,这是我研究了好久才想出来的方法,没想到这个家伙也会。真聪明之极。

顾不得兴奋,我跑过去打断朋友和房东的交流,和他聊鱼,聊“六角恐龙”。聊了一会,房东起劲儿了,感觉是找到臭味相投的人,滔滔不绝地跟我说他养过的宠物,有锦鲤,乌龟,六角恐龙,仓鼠,狗,猫……说锦里的时候,还不忘给我看他养的一条已经怀孕的锦鲤,没曾想还未生出小鱼的锦鲤被太阳暴晒致死,鱼身侧翻,肚子还是圆鼓鼓的,可惜。说乌龟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来是只草龟,喊道:“这是中华草龟。”房东赞赏地看了我一眼,顺便到厨房取了点儿瘦肉喂它,还跟我说,这样喂着没劲,如果有小鱼,丢进去才有趣。这想法与我不谋而合,我当初就想用活鱼养乌龟,但觉得太残忍,没喂,活鱼虽然好玩儿,我不忍。想想,这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大自然的乌龟不都是吃活鱼的。

这之后我们聊仓鼠,他说,曾经养过一只,可夏天太臭,就把它丢到外面,结果那个笨蛋直接跑到人家放老鼠药的食物上去啃,后来四脚朝天,“嗝屁”了。我跟他说,我家有四只仓鼠,有两只是朋友不养,给我养的,夏天是有点儿臭,但我还能习惯。我不好意思跟他说我家的仓鼠不会“啪啪”,太丢我的人了。

这一聊二去,我们就从饭前聊到吃饭,几杯酒下肚,就跟认识了好久的朋友一样。他跟我说,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想养一条蜥蜴,说着还用手跟我比划着,要养约15CM,连缸子都选好了。就等着搬进新家后下手。我一边喝酒,吃花生米,一边听他比划,笑着跟他说,我当时也想养蜥蜴,但我这人太懒,夏天还好,我怕它在我手上过不完一整个冬天。

和有趣的人聊天有一点不好,时间会过得很快,几瓶啤酒下肚,房东就指着桌子上的“六角恐龙”,说要送我,我内心喜悦无比,嘴上却不断的拒绝。好在房东是个执着的人,执意要送我。我欢喜的收下,吃完饭,稍坐一会,便跟朋友和房东告别。

夜色很暗,车站是亮晃晃的灯。我看着手里的“六角恐龙”,内心窃喜不已,然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个隐秘一点儿的地方,学会单手揭拉链,让在肾脏里翻腾的泡沫,一泻而下。顺便在尿意奔涌的时候好好想想谦虚为什么会是一种美德,这种美德有没有不适合的场合。

我只能活三年左右 2015-02-26

春节回来后我家的吃货和睡神(仓鼠的名字)已长胖一圈。我老担心给它们的粮食和水不够,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看着满笼子的狼藉,我不得不放下还未整理的箱子,先把它们的鼠窝打扫干净。一边打扫,心里还想着即将迎来的另外两只仓鼠应该住哪儿。

养动物是件体力与耐力并存的活儿,比如我养乌龟,就要时不时地给它们换水,洗龟窝。水还不能用刚接好的自来水,有氯气,得放三天,等氯气净了,再给乌龟用。心情好的时候,我会用石头给它们摆一个好看的造型,心情若不好,就让那石头随意摆放。心里想着,反正等不到半天,它们就会把石头刨地乱七八糟。

仓鼠是好养还是不好养,我还真不清楚,只知道自打养了之后,我去果壳、知乎、百度仓鼠贴吧等都转了一圈。直到把自己的脑袋弄大后,迷迷糊糊地撸着袖子上阵,到现在每只仓鼠都还活蹦乱跳的。睡神在这期间有过眼睛红肿,我用了盐水擦洗,然后滴了小乐敦,好了。它现在每次看我的时候,总是鼠眉鼠眼的。想必怕我给它上药,可我手里若是有吃的,它还是会忘了我这个“危险”人物。真是个单纯的动物,为了吃啥都不管不顾。

忙完后,闲来无事,上微信捞漂流瓶。我原本是想用漂流瓶做微信推广的,可懒劲儿犯了,就开始捞瓶子玩儿。奇怪的是捞的瓶子都是女生仍的,一个无奈的瓶子写着:酒后的话到底能不能相信?我答:能。一个奇葩的瓶子写着:新年愿望就是胸再大一点点。我答:祝你梦想成真。一个困惑的瓶子写着:如果前男友把你当备胎怎么办?我答:切了他的小丁丁……

不知道捞了多少个,这之后又捞了一个,写的是:我希望去动物园当管理员。我回了句:这个想法不错。没想到丢瓶子的人回我了,于是我就跟她聊天,聊养狗,养仓鼠等等话题。这是个养狗专业户,现在已养了好多条狗了,当然养仓鼠她不行,养了几只没活多久,想来是我厉害的。

聊天怎么结束的,我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朋友突发消息,与我约定的时间有些脱节,我不得不以飞奔的速度跑去接另外两只小仓鼠,一只银狐,一只布丁。

轻轨在飞驰,我在看书,其实不是看,是翻书,好在书比较浅,随意翻翻无妨。内心对两个即将到我家的小家伙充满了期待,不知又是怎样性格的小家伙。会不会又和我的睡神一样,天天睡觉,亦或是和我的吃货一样,一天要吃两顿饭。

重庆郊外的天气挺冷的,一片荒芜,远处有路灯,延伸着的是一条通向繁华的道路。朋友来的时候提了一笼子,一口袋,笼子里装的是银狐,口袋里是木屑、棉花之类的物品,布丁的笼子在口袋下面。我看她养的银狐,灰白灰白,胖乎乎的,和我的一比,大好多。这家伙在笼子里爬上爬下,没事就跑到滚轮里锻炼身体,活蹦乱跳的,是个好动的家伙。

另一只布丁也大地惊人,我第一眼差点把它认成了豚鼠。不过它安静,羞答答的,像个姑娘(后来我验明正身后还真是个MM,至于那只银狐,是个GG……)。朋友跟我说,这只布丁的脚受伤了,得用药涂抹,我细看了下,它的前足黑乎乎的涂着药。不知道怎么弄伤的,反正就是有病,得治。

寒暄一阵之后,我急于离开。回来坐轻轨时出了点小插曲,我被喜悦冲昏了头,忘记轻轨站是不允许带除了人以外的活物。好在工作人员通融,让我用掩人耳目的方法进站,这之后就是回家之行。

回来后我过多的时间是在想怎么安置受伤的布丁,原本想暂时安置在一个纸盒子里,因为朋友的笼子一往上提就松,我还真怕它跑出来。可我找遍家里所有的盒子,都没找到合适的,这家伙能爬出来,我放弃了,只好在笼子外围了一层纸盒。心想这家伙就算把笼子顶开,爬纸盒也得爬一阵。事实证明这家伙确实够笨,要是银狐,不知道都越狱多少次了。

现在家里面有了四只性格各异的仓鼠,一个睡,一个吃,一个动,一个胆小。它们四个各自住在一个笼子里,和我这个人类,共住在一个屋檐下,不知道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这不禁让我想到电影《我和狗狗的十个约定》里面的一句话:我只能活十年左右,请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想来仓鼠只有三左右的生命,这或许是一种无奈吧。

生命,就是这么奇妙和短暂。

随随便便的妥协 2015-01-24

我其实一心是想养一猫一狗的,无奈爸妈不允许,只好选择其他宠物养。工作至今,我养过最多的动物就是金鱼、乌龟和仓鼠。如果算上我死去的植物,那必然是仙人球,还有现在昏昏欲死的绿萝。

养宠物,于我的生活而言,是一种乐趣,我很庆幸有它们的陪伴,虽然我常不争气地把它们养死。我很少有缘分长的动物,大部分动物能与我共度超过半年的,屈指可数。

毕竟我太懒惰,很多时候都忘记换水,喂食,帮它们做清洁。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对它们爱答不理,心情好的时候,只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着它们,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有时候可以花很长的时间看乌龟晒太阳,看金鱼吃食,看仓鼠打闹。时间过得很快,我常常沉迷于它们的世界,无法自拔。

当然我不光是看着它们,我会因金鱼缺氧而频繁死亡烦恼,会因乌龟得病而心情不好,会怕仓鼠受冻而郁郁寡欢。后来我开始明白,金鱼缺氧就在水里栽种绿色植物,这样它们可以活很久;乌龟得病就观察病症,对症下药便能恢复健康;仓鼠受冻就给它们盖一条帕子,窝铺暖一些,躲在里面好过冬。

因为我饲养的宠物比较多,现在成了小有名气的宠物医生,我会教朋友们怎样才能用最懒的方法养好金鱼,比如我现在养的金鱼放在外面,只需要一周换一次水,喂食就好。我会教朋友们如何治疗乌龟的肺炎,通过什么方法观察它们的病症。我更会想办法弄懂为什么有的仓鼠在一起会打架,有的在一起却不会……这些都是生活当中的乐趣。当然都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总结和请教来的。

有不少朋友会因为我忽然养了新宠物而惊呼,问我是否移情别恋。想来生活中实在是单调乏味之极,我除了看书和看电影外,就是跑步和养宠物最有兴趣,然我对于除了长相丑恶,攻击性强的宠物不感兴趣外,其他的宠物我都很喜欢,趁年轻能多试着养一些可爱点儿的宠物,通过他们感受自然的变化,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当然,这也让我的家变得越来越邋遢,厨房直接变成了宠物集聚地,乌龟丢在洗碗池里,金鱼放在灶台上,至于饲料、药品等七七八八的东西,直接在我的橱柜里堆了一小块地方。

庆幸的是我不会煮饭,省了把这些家伙移来移去的力气,心情好,放出去晒晒太阳,心情不好,对着它们大眼瞪小眼。它们看我的世界不一样,我看它们的世界更不一样,这就好像我总喜欢给它们配对,自己却很难给自己找到伴侣。

想来,有些事确实不能随随便便就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