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 聊女人和太阳 2015-01-12

在轻轨站里顺手拿了一份报纸,等到搭上轻轨,我开始翻看起来。说实在的,星期一到星期三的报纸是最无聊的,因为在报纸上面找不到有趣的广告。当然除了娱乐版,我翻着翻着,就发现了一条让我感兴趣的新闻。深圳卫视在播《陆小凤与花满楼》,作为一个喜欢武侠的人来说,对于这条新闻的诱惑,我是毫无抵抗力的。

下班后,我回到家,在网上点开第一集看,然而一集还未看完,便草草地关掉,出门跑步去了。想来还是张智霖版本的陆小凤,深得我心。

我是个忠于原著的人,不论是看翻拍金庸,还是翻拍古龙的作品,我都会带入原著去看,迄今为止,能把金古作品拍好的,已经越来越少。且不说湖南卫视播出的《神雕侠侣》,几乎把原本推翻和颠覆得一塌糊涂,想来于正是不怕骂的,毕竟越骂就越火。他的胆子也很大,书没有金庸先生读得多,倒是改编的狗血技能练地炉火纯青。说不尊重原著,想来是轻的,我估计他都没弄懂金庸先生的武侠到底是什么。

古龙先生的作品就更不用说了,现今看来,张智霖版本的算是拍得最好的。深圳卫视的就更不用说了,且不说人物形象问题,光说改编,整个赤裸裸的把古龙所构建的世界摧毁,陆小凤说四川话,倒是第一次听说;灵犀一指的武功,上升到了魔幻的地步,随便一指就能把地面拖一个大坑。古龙先生虽然没有在小说里详细描写打斗场面,但至少他讲求快这个字。快就是他所推崇的武功招式,很多人想把这无法描述的快拍好,都想着法儿加场景进去,结果越这么做,越不伦不类,倒真失了古龙武功的精髓。

其实这世界上是有人能拍出古龙来的,那个人就是王家卫。他的《东邪西毒》在我看来,完全就是借着金庸的皮,讲古龙的故事,可惜的是王家卫只拍了这一一部不伦不类的古龙,便不拍了,估摸着是怕票房惨败,没有人投资他。

说起来,昨天才把古龙的《大人物》小说看完,今天本想看《火并萧十一郎》的,倒是被这翻拍的陆小凤恶到了没看。可话说回来,就算是拍得再好的电影,也无法把小说里面所表现的思想完全还原,能有80%的还原度,在我看来就是很厉害的了。

最近我总在想,不知道古龙和尼采碰到一起,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想来他们会找个有人气的小地方,喝着酒,聊女人和太阳。

闲来无事随风走 2013-12-14

我是个很懒的人,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我一般是不会出门的。不过今日倒很特别,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这座城市间游离,从一辆车到另一辆车,从一座轻轨到另一座。

四处坐车本就是件很奇怪的事,不过最奇怪的是我花了一天,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我记得自己搭乘的第一辆公共汽车是“进城”的。说来也怪,老重庆人似乎喜欢把去解放碑叫做“进城”,只因那个地方是重庆的中心。不过更奇怪的是在这种叫法后面会有人有些许得瑟的心态,似乎是玩味,不过更多的是开玩笑。

那我去“城里”做啥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车上想的另外一件事。什么时候我看着窗外的建筑会有剪影的呢?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三毛曾说:这辈子只有两样东西我不外借,一是书,二是牙刷。如果硬要在这里面选一种,那我情愿不要牙刷。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不会要牙刷的,毕竟牙刷的价钱不值一本书的价格。这件事很讽刺,就如同人们常用的一个词“装逼”。

不过装逼究竟是什么呢?近日看王家卫的电影,那种对话,算不算装逼?我觉得不算,如果算的话,电影拍出来就会显得很生硬,不自然,做作。可做作就是“装逼”吗?这我还真没想清楚。因为我已经进“城里”了。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来这里做啥,都说在这里看美女比较合适,可搞笑的是,很多喜欢拍美女的记者已经跑到江北去了。于是我走了,坐着轻轨去沙坪坝。这时我心里想到了一句话:你越是不喜欢的地方,你越要多去走走,直到走到喜欢上为止。这是有病吗?我觉得是。并且我病得不清。

我不喜欢沙坪坝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地方实在是太堵了。好在我这次聪明,搭乘的是轻轨。不过这也花了我将近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解放碑到沙坪坝,算是出城了吧!轻轨上的人也没有上下班时那么给力,稀稀拉拉的,我倒觉得这样不自在,因为坐着的人总有一种心理,那就是看着别人站得腿发酸,脚抽筋时,自己在那里暗自窃喜。我喜欢暗自窃喜,不过我更喜欢看别人低着头玩儿手机。据说这样会增加颈椎病的发病率,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我没有。

据说沙坪坝的道路很奇特,像《小王子》里那被人误认为是帽子的蛇。臃肿得可以让车在蛇肚子里呆上好久不消化。这地方渐渐老去,不过树倒是越来越粗壮,身上的疙瘩也越来越大。我本来是想着把一张银行卡拿去销户的,无奈在穿行的过程中一时走错了路。到最后只好搭车去下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是何时上的车,就像我不知道自己在何时吃了一碗街边的小面一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总会不记得很多事,俗语叫:记吃不记打。说的是吃东西的时候会记得,挨打的时候总会忘记。或许是人的脑子总对于过于快乐的事情会记忆犹新,从而忘记诸多痛苦。当然,无病呻吟的那不算是痛苦,那是自作孽。

到南坪好像是下午两点,那时天很亮,太阳很大,感觉像是春天,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汽车走在大桥上,江中的水在变着样的翻腾。不过水已经不好看了,因为泥沙太多。不过为何还会有人在江边钓鱼。或许是因为江边离家近吧!

我去南坪不知道是为何,或许是因为坐车了车,或许就是闲着无聊,想走一个距离自己住的地方比较远一点的地方去散散心。不过沿途的传单倒很疯狂。我接了一本杂志,随手一翻,发现有一个故事已经过期。

过期的故事就如同过期的面包一样,食之无味。且容易坏肚子。打道回府。待以后再有闲情逸致,继续随风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