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知人事|每日抄经:民数记㉜

上周开始重读《红楼梦》,选了脂砚斋的甲戌版。这个版本应该是现目前最早的一版,书里是文言文,章节也不全,只有十几章,可见《红楼梦》在后面经过大幅修改,但是谁修改,就不得而知了。

我以前读《红楼梦》,会掉进人物角色评定的陷阱,这次重读,读至王熙凤一行人到铁槛寺,她在里面为了三千两银子,拆散人婚姻,弄得一对情人殉情而死。写完这事,有一笔很细,写她胆子越发大起来,以后所做的事,不表。可见她在背地里还做过许多伤天害理的事。

我读到这事儿,忽然明白,曹雪芹所处的时代和我们一样,一个人在遇到麻烦时,通过正当途径未果,会寻求人情关系帮忙。正是铁槛寺的老尼所求,通过王熙凤的家族关系,才将这事闹到这地步。

《红楼梦》整本书看下来,大多还是复杂的人事关系,关上门是一家人如何处理关系,打开门是如何处理外部事物的关系。贾家是名门望族,许多事必须处处妥帖,看秦可卿的死就能明白,要将葬礼办得隆重又不失礼节,必须处处周全。

从人事关系去看《红楼梦》,对照我们所处的社会,会发现关系层面大过制度(这里不讨论制度是否合理的问题),难怪要多读这本书,别说一家子如何处关系,我们和人打交道,哪里不是所谓的关系,至于职场和官场,那就更是处处关系。

举个简单的例子,上周做活动,采访回校的成功学子,原计划是希望做一个老师和学生在一起的采访。结果学子有事,走了,我原本打算不采访老师,行政的老师听完,有些不乐意,再三问我,是不是不采访,甚至要我亲自和老师说。我没明白她意欲为何,过了半秒钟才明白。我们留下的老师获得过许多奖,带出许多优秀的学生,刚留下他要采访,临时改主意不采访,他心里作何感想?我赶紧告诉行政老师,叫老师来采访。

采访完视频到后面用不用是另外一回事,但老师接受了采访,体现了学院对他的重视,他的面上有光。

这就是为人处事的关系,如果我不明白,说不定会得罪人。不得不说,《红楼梦》还要一读再读,用心体会。

是“意淫” 不是YY 2013-10-28

“意淫”二字总离不开与性有关的话题,不过近日重读《红楼梦》到对此二字似乎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红楼梦》第五回出现“意淫”二字,出自警幻仙子之口,说的是宝玉因痴情而被认为是“意淫”者。从我个人的理解上来看,这二字说得实在是想玄之又玄、简直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我接触这二字是从网络语言开始,在网络词汇的语境中,这二字似乎更偏向于肉体的性、消极、堕落等方面。

其实我们从警幻仙子之口便可推敲出一二,比如,警幻仙子是女性,曹雪芹在创造这个词时,如把“意淫”二字理解成现今我们所了解的意思,那这词肯定不会出自一位女性之口,要么也会出现在那些喜欢寻花问柳的男人之口。

再者从整部红楼梦来说,宝玉并非是对肉体有太多追求之人,从他最后出家当和尚便可知晓,警幻仙子在第五回已经将十二衩之前因后果做了很巧妙的隐喻,可见宝玉之结局,已使得“意淫”二字并非如现代人所想。

可警幻仙子为何又教宝玉性爱之事,这又是为何?我想这或许就如同现在的家长给孩子上性爱课一样,须知让人了解性爱之事,并不是诱导孩子犯罪,这仅仅是告诉孩子要学会正确地对待此事。不过警幻仙子作为宝玉的性爱启蒙老师,最好倒让他成了和尚,也不知是好是坏。但这到底是不是曹雪芹本意,我们已无从考究,只能从他的语言里略知一二。

那“意淫”二字在《红楼梦》究竟是何意思,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一种类似于形而上的东西,是一种在精神层面上,或者已经超出精神层面上的无感官意识。它似乎包含了消极堕落的一面,然而更多的是充满一种博爱之心的精神性“意淫”。

它就像警幻仙姑一样,来自于镜子中,镜子是所反射出来的,是我们,“意淫”二字似也正如同镜子一般,人是何模样,“意淫”二字则表现出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