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读好《红楼梦》

我有位朋友,自从推荐看《红楼梦》,会在曹公的笔下入梦。这不禁使我想起读第一遍时的情景。

从读书开始,我便听说过四大名著,《红楼梦》更是在许多文学家的眼里排第一。

听的次数太多,不免好奇,心里有过无数次读的念头,但想起书里写的全是女儿家情情爱爱的事,兴趣骤减。

我中学年代喜欢武侠、修仙、玄幻一类的小说,再次也要是青春类的言情书。

到大学,我觉得自己要提升些品味,不免读些《西方哲学史》《悲剧的诞生》之类的书,这些书偏哲学,读来头大,完全是一头雾水钻进去,出来之后脑子一团浆糊。

不知道是不是大二还是大三,闲极无聊,我在网上下载了 txt 版本的《红楼梦》,放进诺基亚 6120C 手机,迷迷糊糊地读,读完一回后悔,一个头两个大,完全看不进去。

我这人有个习惯,一本书,无论能否读懂,硬着头皮,哪怕是胡乱翻,也要翻完。

重庆的夏天炎热,我每天赤身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页页看《红楼梦》,看一会儿,睡一会,睡醒之后又看,反反复复。

第一遍看完,除了记得香菱学诗有点意思,书里其他的人物,故事全忘光了。我继续投身武侠、仙侠、玄幻的世界。

出生社会,我开始买书,发现市面关于《红楼梦》的版本真是多,买完一套又一套。买完书,不能做摆设,要看。

每一年,我会拆一套《红楼梦》,恰好我在这时又上了好中文课,听王老师讲红楼,分析书里的语言,才明白《红楼梦》里的语言与我们不同:

「现代汉语是一个相当年轻的语言,这个新语言不断利用欧洲古代和现代的概念和比喻来丰富自己。古汉语是一门充满诗意的、模糊的、缺少公认定义的语言,而现代汉语则是一种具有明确定义的语言,是一种很有效的媒介。它能传达技术知识,也能探讨最深邃的哲学思想。这种情况是漫长翻译工作的结晶。」

现代汉语不断拉丁化,在向更加逻辑严密,准确的方向前行。古汉语充满诗意,用来表达精准的事物便显得捉襟见肘。

《红楼梦》的语言体系与现代人使用的语言不同,读来不免有些吃力。好处是,古汉语是非常公平的语言,「最大的优势就是独立于各种方言而存在,不存在北京胡同串子更占便宜,吴侬软语之乡吃亏上当的现象。苏东坡是四川眉山人,照样是一代文豪。搁现在,他需要先学会如何区分『你丫』和『我丫』,口语有一个大毛病,过于直接,过于单一,面对中国人崎岖蜿蜒的思想错综复杂的关系时,立即显得捉襟见肘,力不从心。」

弄清楚语言问题,《红楼梦》读来犯困则是件很正常的事。我个人的经验是,《红楼梦》读一遍远远不够,至少五遍,上不封顶。

我告诉朋友,读《红楼梦》睡着是件幸福的事,在曹公的笔下入梦,强过百万倍郭敬明。

参考资料:好中文第六期

有感《元宵节叹香菱》

昨夜元宵,夜读王老师所写《元宵节叹香菱》,感慨良久。

去年十二月,我开始重读《红楼梦》,断断续续,睡前读一章。前几日刚读完香菱学诗一节,仿佛无论读多少遍,促使我读完整本《红楼梦》的原因,只能是香菱的命运。

香菱的命运是孤苦的,童年在元宵节被人拐走,之后被卖被抢,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居住在大观园内,薛宝钗叫她进园,她很开心,这开心不为别的,只因有机会学写诗

香菱在大观园学诗是书里极为浪漫诗意的情节,书里的评价是「呆」,不眠不休,以至于忘我。

学诗需要老师,薛宝钗推荐了林黛玉,香菱在她的教导下学习,尝试写了三首,写完第二首,林黛玉看完评价,书里有如此描述:

香菱自为这首妙绝,听如此说,自己扫了兴,不肯丢开手,便要思索起来。因见他姊妹们说笑,便自己走至阶前竹下闲步,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别视。一时探春隔窗笑说道:「菱姑娘,你闲闲罢。」香菱怔怔答道:「『闲』字是十五删的,你错了韵了。」众人听了,不觉大笑起来。

香菱写诗有无天赋,我不知道,她的「呆」劲儿,我很喜欢。一个人能有如此恒心与毅力,做什么事不能成功呢?我喜欢的作家村上春树提及写小说,也有如此感触:

小说这东西,多少有些文才的人或许一生中都能轻而易举地写出一两部来。与此同时,聪明人大概很难从写小说这种劳作中找到期待的益处,估计他们写出一两部小说就会恍然大悟:「啊哈,原来如此,就是这么一回事呀。」就此转变心思,琢磨着与其如此,还不如去干别的行当效益更高。

文学创作这事儿,确实需要一些「呆」劲儿,要下苦功,走险路,哪怕如此,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我总觉得,一个人要想拥有诗意的世界,最应该向香菱学习,她的「呆」,胜过大观园内无数金钗。

只希望这世界像香菱般「呆」的人多一些,如她般命运的人少一些。

读《红楼梦》,知人事|每日抄经:民数记㉜

上周开始重读《红楼梦》,选了脂砚斋的甲戌版。这个版本应该是现目前最早的一版,书里是文言文,章节也不全,只有十几章,可见《红楼梦》在后面经过大幅修改,但是谁修改,就不得而知了。

我以前读《红楼梦》,会掉进人物角色评定的陷阱,这次重读,读至王熙凤一行人到铁槛寺,她在里面为了三千两银子,拆散人婚姻,弄得一对情人殉情而死。写完这事,有一笔很细,写她胆子越发大起来,以后所做的事,不表。可见她在背地里还做过许多伤天害理的事。

我读到这事儿,忽然明白,曹雪芹所处的时代和我们一样,一个人在遇到麻烦时,通过正当途径未果,会寻求人情关系帮忙。正是铁槛寺的老尼所求,通过王熙凤的家族关系,才将这事闹到这地步。

《红楼梦》整本书看下来,大多还是复杂的人事关系,关上门是一家人如何处理关系,打开门是如何处理外部事物的关系。贾家是名门望族,许多事必须处处妥帖,看秦可卿的死就能明白,要将葬礼办得隆重又不失礼节,必须处处周全。

从人事关系去看《红楼梦》,对照我们所处的社会,会发现关系层面大过制度(这里不讨论制度是否合理的问题),难怪要多读这本书,别说一家子如何处关系,我们和人打交道,哪里不是所谓的关系,至于职场和官场,那就更是处处关系。

举个简单的例子,上周做活动,采访回校的成功学子,原计划是希望做一个老师和学生在一起的采访。结果学子有事,走了,我原本打算不采访老师,行政的老师听完,有些不乐意,再三问我,是不是不采访,甚至要我亲自和老师说。我没明白她意欲为何,过了半秒钟才明白。我们留下的老师获得过许多奖,带出许多优秀的学生,刚留下他要采访,临时改主意不采访,他心里作何感想?我赶紧告诉行政老师,叫老师来采访。

采访完视频到后面用不用是另外一回事,但老师接受了采访,体现了学院对他的重视,他的面上有光。

这就是为人处事的关系,如果我不明白,说不定会得罪人。不得不说,《红楼梦》还要一读再读,用心体会。

是“意淫” 不是YY 2013-10-28

“意淫”二字总离不开与性有关的话题,不过近日重读《红楼梦》到对此二字似乎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红楼梦》第五回出现“意淫”二字,出自警幻仙子之口,说的是宝玉因痴情而被认为是“意淫”者。从我个人的理解上来看,这二字说得实在是想玄之又玄、简直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我接触这二字是从网络语言开始,在网络词汇的语境中,这二字似乎更偏向于肉体的性、消极、堕落等方面。

其实我们从警幻仙子之口便可推敲出一二,比如,警幻仙子是女性,曹雪芹在创造这个词时,如把“意淫”二字理解成现今我们所了解的意思,那这词肯定不会出自一位女性之口,要么也会出现在那些喜欢寻花问柳的男人之口。

再者从整部红楼梦来说,宝玉并非是对肉体有太多追求之人,从他最后出家当和尚便可知晓,警幻仙子在第五回已经将十二衩之前因后果做了很巧妙的隐喻,可见宝玉之结局,已使得“意淫”二字并非如现代人所想。

可警幻仙子为何又教宝玉性爱之事,这又是为何?我想这或许就如同现在的家长给孩子上性爱课一样,须知让人了解性爱之事,并不是诱导孩子犯罪,这仅仅是告诉孩子要学会正确地对待此事。不过警幻仙子作为宝玉的性爱启蒙老师,最好倒让他成了和尚,也不知是好是坏。但这到底是不是曹雪芹本意,我们已无从考究,只能从他的语言里略知一二。

那“意淫”二字在《红楼梦》究竟是何意思,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一种类似于形而上的东西,是一种在精神层面上,或者已经超出精神层面上的无感官意识。它似乎包含了消极堕落的一面,然而更多的是充满一种博爱之心的精神性“意淫”。

它就像警幻仙姑一样,来自于镜子中,镜子是所反射出来的,是我们,“意淫”二字似也正如同镜子一般,人是何模样,“意淫”二字则表现出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