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录(70)- 2016-05-10

惊闻大渝网猫小姐离职,有些诧异,不解。不过后来想想,也释然,打工的,无论在哪儿,其实都不一样,不过是换个工作环境而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也有,在选择过程中,路如何走,是很大的问题,这世界上没有一条道走对的路,只有不断更正的路,当然还有少部分路是死胡同,如果走进去,谁也没办法。

我的第一篇稿费,来源于大渝网,记得那次是写我养的小鲵,一种滑不溜秋的动物,那时我并不知道投稿是有稿费,不过是胡乱投,没想到就被猫小姐相中。后来断断续续的投过几篇,有的中了,有的没中,零零碎碎的也收到不少零花钱。可惜后来觉得这种没有挑战性,想想也就没怎么投稿,转而写微信。

我的微信也写得不好,但好处是不受限制,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也没有谁约束上谁。我做微信推广也是,觉得我写的好的就关注,不喜欢就取关,这本是很自由的事情。我既不想因为什么做微信,甚至改变自己的态度,也不想因为谁被强迫,或因为一些诱导原因被关注。我觉得写字就必须自由的创作,可惜自由二字谈何容易,尤其是许多人喜欢钻牛角尖,觉得自己写不好,不敢拿出来见人,写不好,就不写了,真是奇怪。谁生下来就会写字的。真是有毛病。

在我看来,无拘无束的写字是最轻松简单的事,没有扭捏造作,没有行文修饰,简简单单的写便好。有些不努力,非要寻莫言、村上村树一辈,亦或是把《红楼梦》、《三国演义》等放在嘴边,与其说是崇拜,不如说把自己的定位定得太高。要知道,没人生下来就能写得那么漂亮,这些一是天分,二是勤奋。我觉得写小说勤奋最重要,其他的倒在其次。可惜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白白浪费光阴。

注:写完这篇日志,网断了,临睡了还要坑一次,无语。

警惕那些会让你上瘾的 App|每日抄经:民数记㉒(三)

字节跳动旗下的 TikTok 陷入禁用风格,这情形就好比我们到现在为止也无法正常使用谷歌、脸书、ins、油管等产品。

很多时候网上的讨论有些双标,一部分要求其他国家公平公正对待自己国家,但其他国家的产品无法在国内使用却硬生生被忽略,公平公正应该是双向,而不是一味要求别人,这和蛮不讲理没什么区别。

我个人不喜欢字节跳动的产品,有一个原因是这些产品是垃圾制造者,并没有给这个社会带来多少美好。头条系的产品一旦喜欢上,会陷入时间黑洞,不断被侵蚀。所以一直以来,我会很提防这类产品。

从另一角度来说,头条系的抖音,使我赚到了钱,我的工作任务也完成得很好,甚至可以说是超出我的预期。

我现在刷抖音,完全是工作,许多内容看多了,特没意思,抖音上面内容重复读极高,不少人甘心当复读机,翻来覆去,也没啥新意。

我是一个追求新鲜感的人,一件事物若对我没有吸引力,我会很快离开。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玩儿抖音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娱乐,纯粹是为了工作,所以我并不会像太多人那样痴迷抖音。我知道抖音并不会帮我提升多少能力,至少知识的汲取如果不花一翻功夫,很难学到真正的知识。许多人以为在抖音上随便学几下就能提高自己的能力,那是不现实的。

说来说去,我一直在说抖音,其实现在大多人讨论的是 TikTok ,我到现在也没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下载这款产品。它和抖音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双规。

如何优雅的说自己是一坨屎 2015-04-20

我是读初中开始接触互联网的,面对电脑,第一眼就被屏幕深深吸引,以至于现在每次看见电脑,我都会想办法控制自己的口水不会从嘴里流出来。

学校有网是件好事,我可以通过网络看到外面奇幻的世界,网络成了我解这个世界一切信息的重要途经,通过那一根能连接每台电脑屁眼的线,我和陌生人产生了交流,这种交流穿越了地域,穿越了时间,更产生了一个经典网络词语:千里送。

不记得和谁第一次在网上聊天了,只记得那时新浪UC还挺火,我随大流的去申请了一个号,只因同学们都用UC,我不用就没办法和人交流,其实是多虑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又不是到了唱《长亭送别》的时候,非要加一个好友。

申请UC要取昵称,我情急之下随口叫了个“宇宙浪子”,这个名字便一直伴随UC没落下去。QQ崛起得太快,以至于我没有好好记住UC号就没了。

我的QQ昵称不叫“宇宙浪子”,因我已经不喜欢吴奇隆了。我重新想了个名字,“天煞孤星”。我自认自己是唯一一个喜欢看《中华英雄》的人,谁知道这个喜欢被搜索打败。网上有太多叫“天煞孤星”的昵称。这迫使我要下决心换一个昵称,这个昵称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

换昵称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想通过昵称表达一种特立独行的疏离感,这种感觉用现在比较文艺的话叫:如梦似幻。让人一看到昵称就有想入非非的感觉。当然最精简的慨括就是:装逼,把逼装到极限。这对于一个成天读党的教育课本的人来说,要完成这一项壮举,是很有挑战性的,要知道思想不能被禁锢,被禁锢就容易变得愚昧和狭义,看不清眼前的自己。

我把这个换昵称的伟大想法默记在心里,谁都不告诉,除非哪一天我的名字能让身边所有的小伙伴惊呆,不然我就觉得很丢脸。现在回想,当时单纯的我做了一个多么明智的决定,我发现很多人不会去鼓励一个人的梦想,只会对那个梦想万一实现的人说:你只是个逗比,傻逼,脑残。说完之后会一本正经的跟你分析,为什么别人能成功,你不能。

其实失败的理由有很多种,成功只有一种,有梦想不犯法。为什么人们都喜欢打压,而不喜欢鼓励。我想是当年“打土豪,分田地”落下的病根,很多人的骨子里是有幸灾乐祸的喜悦感。这是人的天性,是人都有。

这次换昵称花了我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昵称从最开始的五个字,一直减到一个字,我最后的想法没达到,后来听说日本有家产品的广告表现出了这种感觉,我跑去看广告,发现原来放一坨屎在天与地之间就是这种感觉,我心想,这逼装得好深沉,我不能及。

换昵称后果然有很多人加我,我很高兴,和他们聊天,他们说我的名字取得好有意境,我说怎么个有意境法,他们说,在QQ上只有你特立独行,没有人这么勇敢的承认自己的缺点,连周星星都不能。我笑,回了一句自认为臭屁的话:我比周星星更像一坨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