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新闻应该怎么写?|每日抄经:利未记⑯(下)

2005262

最近在赶新闻稿,之所以用赶,主要是工作太多,任务压在面前,不赶不行。

我每个月要写四篇新闻稿,严格来说不能称其为新闻,有一个原因是作为一种宣传,或许称为商业软文比较合适。

很早前写这类稿子,如果实在是太忙,会自己瞎编一个故事,交差了事。只有一些特殊的情况,才会去采访。

我记得很早前在医院,曾经遇到过一名年过古稀的老婆婆,她患了痔疮,来医院治疗,治好了,领导叫我去采访。这篇新闻就是个特例,年纪大的老人来治疗痔疮。

那老婆婆说很古老的重庆话,我只能听懂她的语调是重庆方言的发音,至于说什么完全听不懂,需要她身边的人翻译。

为表现医生的医术好,征得同意,她做完微创手术,当天就能下床活动。

我匆匆采访完,回去写稿子,由于材料不够,只能自己编一些,领导提了些意见。原本准备发,但多了个心眼,决定找当时人比较好,负责医保工作的医生帮忙看看。

她看完,有些犹豫,欲言又止。我说,没事儿,有问题就说。她指着我写麻药的那个地方说。严格来说,如果患者昏迷,不能进行手术,要在清醒状态下,至少是有意识才能进行麻醉手术。她建议我将「昏迷着推进手术室」,改为「医护人员的搀扶」。这样更为真实。

我赶紧道谢,回去修改,再发出去。

我之所以会写昏迷状态,有一个原因是小时候看电视剧,发现许多情景是人在昏迷状态中,直接推进急救室,真实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现在一想,为了夸大效果,估计除了医护人员,如果不说,很少有人知道其中的问题所在,选择相信医生,稿子没有那么有煽动力,至少不会出错。

做文案的乐趣就在于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如果进入不同的行业,还能学到更为专业的知识。

本来今天要写最近遇到的采访问题,谁知道写远了,明天再聊吧。

提醒:任何医疗新闻,还是要浏览正规的医疗网站。某度是千万不能相信的,切记,切记。

夜晚的大树
手抄经
抄圣经

五四青年节 城中二三事 2015-05-04

我走路有两个不好的习惯,低头和张望。低头是因为看书,有好几次看小说撞树上,张望是希望能找点儿生活中有趣的事情。每天往返于路上,太苦闷,生活中有意思的事情太少。今天是节后上班第一天,各种事接二连三的来,想想也是蛮激动的。

第一件事情发生我上班路上,就在我公司附近。当时离上班时间还差0.01秒,我明知自己是要迟到的,心里就开始琢磨着怎样才能不迟到。好在我正抓耳挠腮时,看见远处一栋房子上挂了一条幅,那上面的字儿写得比我都难看,我怀着忐忑的心走过去,边走边想,挂条幅的也是个大傻逼,怎么能用白布黑字写,多不利于传播,就不能动动脑子弄红布写黄字,这样才显眼。

等我近进后,发现那栋楼上的条幅是房地产老板欠钱的条子。我就想,这肯定是炒作,没下限的炒作。有路过的人看我满脸兴奋,以为我也是看热闹的,就跟我搭白,叫我别看了,这条幅前两天就挂这里了。我问他,挂这么久,卖房子的怎么没发现。他说,估计是放五一没人值班,待会上班就会扯了。说完那人就淡定的走了。我灵机一动,给领导打电话,说遇到个新闻,要去跑跑,今天上午不能到办公室了。说完我给他拍了现场照,微信发了张图片过去,证明我不是因为因为迟到不去报道,而是热爱工作。

没隔几分钟,我手机响了,是领导打过来的,叫我回去。我不解,说这么好的新闻,爆出去肯定会火,领导升官指日可待。谁曾想领导对我大发雷霆,说这件事爆出去他不是升官,是降级。叫我应该做的事是去帮王大妈找小狗,帮李大爷喂小猫,这种新闻轮不到我头上来。我听他在那边唾沫星子喷地说了一大堆话,估摸着他刚买的肾六也受够了他的口臭。我赶紧领导说,我马上就去找王狗狗和李猫猫,领导你别担心。说完后,领导在那头夸了我一句,就把电话挂了。我似乎听见他挂电话前那会心的一笑。

上午,我跑去帮王大妈找小狗,说是小狗,其实是条拉布拉多,我花了半天的时间在公园草丛里找到它,它正在想办法跟一条蝴蝶犬啪啪,无奈身高比例差距太大,想要纵欲,却硬生生被条件所阻。王大妈一见到这条狗,就直骂狗门不幸,一条好狗,变成了条下流狗,说着就把拉布拉多带走,要给它做绝育手术。末了还不忘提醒我,如果写稿子,就说是蝴蝶犬勾引的我家王狗狗,我狗强奸未遂,不构成犯罪。我心里却想,这新闻没办法上,还是去看看李大爷那猫好些。

李大爷家的猫叫李猫猫,已经跑丢了三天。为找到这只猫,李大爷已经把邻居家房顶上的瓦整个翻了个遍。等到我跑去,李大爷已经在房门口等着我。我过去询问了下李大爷关于猫失踪的情况,李大爷说他家的猫以前跟隔壁的狗很亲,没事就在一起打闹。我说,这事儿好事情啊,应该鼓励。李大爷听了我的话就说,好什么,猫门不幸,猫就是猫,怎么能跟狗在一起玩耍。我伸了伸舌头,话也不说地去帮李大爷找猫。找李猫猫的过程要比找王大妈的狗曲折些,王大妈的狗好歹有狗性,有性欲只找狗,不找猫。李大爷的猫估计是憋闷地慌,也不知李大爷都做了些什么,一发情,差点儿把我的手当成了XX器官,吓得我不得不找一个笼子,再买了根一块钱的火腿肠把它引诱进去。

当我把李猫猫还给李大爷时,李大爷抱着他的猫,满脸的笑容,淫荡地开了花。这件事刚办完没多久,领导就打电话过来,我告诉他,顺利完成任务。回去就开始写稿,领导在电话里夸奖了我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我在路边拦了辆的士,朝着回家的路上走,心里想着,下车后一定要找司机多开几张发票。

回家时,我路过那栋楼,对面那黑字白布的条幅还在墙上挂着,夜色开始慢慢地降下来,想要把那条幅包裹住。我想,明天,它还会在那里迎风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