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她的宝贝疙瘩 2015-03-08

朋友圈今天刷出了一则广告,说的是母亲不会用手机清理内存。我看后转发了,因为我妈也不会清理手机。她和广告里描述的一样,怕清理,一清理手机上的照片就没了。以至于她最开始用上智能手机时,我很长时间都在回答她一个问题:“你把相片上传到空间和朋友圈,手机里的就可以删除了。”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看过这么一则公益广告,说的是一母亲反复问儿子一个问题,儿子在打游戏,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母亲一直在重复一个问题,儿子到最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后来母亲什么都没说,回到家,拿出一本日记本,上面写了一句话:儿子6岁时,问我XX(广告商家名)是什么,问了35(好像是,具体的记不清了)遍,我一遍一遍地告诉他,不厌其烦。广告就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我看后,被感动地泪流满面。

我一直都是个没耐心的人,任何问题如果问上三遍,就会觉得烦,和我妈说手机怎么用也一样。她总是隔三差五地问我这个图片是怎么做的,那个怎么修图,要不就是一些上传下载视频的问题。有的问题我爸都弄懂了,她还是不懂。要不就是这一阵子懂了,久了不用,就又要再教一遍。很无语。

因为她向我请教手机的各种使用功能这事儿,我没少和她吵过架,很多时候我就在想,怎么能这么笨,教了这么久,还是不会。更有甚者,QQ表情的符号,哭是哭的符号,笑是笑的符号,画得惟妙惟肖的。她不懂,还要来问我。这种一看就明白的东西,我语言真苍白得无力。

和她吵过架后,我又会想手机图标设计和各种APP的使用引导,大多数人都会操作的软件,为什么我妈上手就这么困难。总不会是引导和提示不够,但人家不可能专门为你一人设定提示。后来这问题我跟她聊过,我说乱按或许就能按出来。她说她怕把手机按坏掉。那一刻我明白了,原来她之所以这么珍惜这部手机,是因为这是她过生时,我买给她的。我告诉她,系统只会崩溃,崩溃后,会重启,就算出现问题,只需要重新刷机,就会恢复了。

后来她的胆子就要大一些了,可没过多久,她又恢复原样。我问她我教的方法是不是不对。她说不是的,有人说如果重新刷机,里面保存的视频和照片,全部都会被清除,找不回来的。我当时听了,一阵无语。

想来她的手机,除了聊天和视频外,最大的功能就是拍照、看广场舞和录视频。这些都成了她生命中的宝贝疙瘩,无法割舍,可若是手机坏了怎么办。没办法,我只能在她的手机上设置了一个自动上传,并告诉她,如果有WIFI,就会自动上传同步,手机里的宝贝疙瘩就不会丢失。她很高兴,笑得脸上的皱纹都挤成了一朵花。

旧的问题解决后,总会有新的问题出现。前一阵流行自拍杆,她跑来问我,那东西怎么用,好不好,贵不贵。我说那东西真没啥用,值不了几个钱。她一听便宜,就什么都不管了,要我在网上买一个。等到买好后,我才发现这东西太长,若没个包,还真难带出去。

自拍杆我没亲手交给他,托我爸带给她的。在临走时我教了我爸怎么使用,以便他能教我妈,这样我就不必操这个心。没曾想我妈收到后,还是不会用,说是蓝牙的,太高级。想来也只有等我有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

关于手机的问题,我想这辈子是没法解决的。毕竟产品的更新速度快过我妈的理解能力。若有一天,一个产品的按钮换了位置,她估摸着又会跑来问东问西。我没办法一次性解决她脑子里忽然想起的问题,想来也只有等哪天发明出人脑自动控制的手机,或许我才不必烦恼。

现在回想起来,我教她和她教我,这中间确实少了很多耐心。我注定只能学会忍耐,把她变成手机达人。

当年,原来是这样 2014-02-17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距离你结婚已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一直想找个时间静下来,写些什么做个纪念,无奈生活的迷茫与工作的繁忙让我不得空。偶有有些小灵感,也被自己的惰性给磨光了。反复琢磨之后又觉得语言表述能力有限,想想作罢。不过我终归是要说些什么的,以下闲言碎语两三句话,聊表心意,望请笑纳。

虽如今通信发达,打个电话或者发个消息,便可以解决不少烦恼。可近些年我倒是怀念自己上高中时交笔友的青春岁月。只是时间真如一把刀,一刀过去,七八年时光一闪而过。那些经过岁月沉淀后留下来的人,已然不多,很多人都在时间的沉淀里流逝。我总以为生命中没有忘记这个词,可我却忘了,生命中还有遗忘。

如果你要问我在高中时投出去的第一封信是写给谁的?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不知道,但我能记住的,就是我有一封信是被邮递员弄错后,你转寄给我的。至此,你我相识,这件事我一直没有问过你当时的内心活动,或许我问过,不过现在已经忘了。你知道我是健忘的人,所以在你婚后的第二天我才打电话祝福你。

不过说也奇怪,似乎我人生当中错过的婚礼,总是女人的居多。现在想想,我倒是为自己找到一个好一点儿的借口来掩饰这一次的过失。当然希望你不要怪我在你新婚第二天一大早给你打电话,扰了你的美梦。

回想了一下我和你的交往,在高中的时候通信较多,之后就越来越少。那时你总叫我没事练练字。或者聊一些家庭与学习上的琐事,当初聊的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你叫我练字。虽然我每次都说,“我会好好练字的”。可事后,这些用笔写下的决心,并未成为我去践行的诺言。现在我是后悔的,因为没早听你的话。想想当初要是字写得漂亮帅气点儿,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单身汉。可惜过了靠这种东西泡妹妹的时代,倒让这快速腾飞的社会占了先机,文化变成一种玩笑,娱乐至上,我们要学会装屌丝。

其实我本就是屌丝,高中是,大学也是,在社会上游荡了,就更屌丝了。物欲横流,想想学校单纯得可爱的生活。再想想每天为了工作从被窝艰难地爬起来,到让人心酸地想流泪。当然这不是真的流泪,我只会在心里默默感叹,对自己说,想当年老子读高中的时候,可是当着班主任的面喊他的名字;想当年老子在大学的时候,从早上睡到晚上也没人管。这些看似疯狂又青春的年代,成了我现在唯一的自豪。老子真的老了,头发都白了不少。

人都说青春是记得铭记一辈子的,因为青春里有你的疯狂。可为何我总是记不住疯狂,或许我忘记了,就像偶尔你会跟我说我当年怎样怎样一样。我会楞几秒钟,回你,我有说过?我当年是这样?当年是一个很好的词,因为可以满怀期待的收到你写给我信,很高兴能在人生的路上有你陪我不断前行。

说了这么多零零碎碎的话,似乎意犹未尽。不过我现在最想说的是:希望你在有了姐夫之后,没事还是帮小弟物色一个幽默风趣、漂亮大方、体贴贤惠的另一半。

以上就是我今晚想要说的话,如果你看完了,请务必忽略倒数第二段,因为我现在过得很快乐(上次你跟我说的那十字绣我似乎已经找到,可为啥会有两个?到底哪一个才是你绣的……我又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