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采访的思考|每日抄经:利未记㉖(二)

上周五采访了四个学生,有三个失败,一个聊出点内容。

星期天开始写稿子,到今天完成三篇。我看了看录音时长,只有十多分钟,今天整理完的录音笔记少得实在可怜,只有五百多字。如此采访实在是敷衍。

我这几天边写边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一点能肯定的是,我完全不知道和新来的同学聊什么。我差不多已经能猜到他们的答案,问为什么要来学厨师。得到的答案是:喜欢吃,爱好厨师,有一技之长,工作无忧。问疫情期间在家里怎么过的,答案是:玩。如果已经报名的同学,会跟着老师学。我不清楚语文数学之类的课,线上和线下学习有何不同,但技能教学,没有老师亲手教,还真是不行。

我发现许多学生已经成了套模板的高手,聊天无法进行。

还有些地方值得怀疑,我采访过的学生,不怎么打游戏,也不追星。看电视剧看国产,但不追时下热门的电视剧,对明星的喜欢较为淡漠。喜欢腾讯视频,会员多是向朋友借,自己不充值。

他们的回答和我所观察到的完全不同,事实上我看见许多学生玩儿游戏,有时候在教室课间休息,玩儿游戏的学生会更多。

我边写稿,边整理思路,希望下次聊天能聊出点有意思的事。

首先要明确一点,许多学生接受采访,由于是师生关系,会较为拘束,这时就要告诉他们,我虽然是老师,但和教学的老师不同,没有他们要求严格。于此还要告诉他们,这只是一次聊天,不要有心里负担。

其次要准备好问题,一些基础的问题必须问,姓名,年龄,初高中是否毕业,怎么得知我们学校等等。这类问题看似基础,作为调查环节,必不可少。

之后可以聊生活方面的事,包括学校的生活和家里的生活。如果是新同学,学校生活会围绕老师、同学,比如怎么交到新朋友,老师对学生怎样,这里可以考虑追问,最好是要求采访者举一个印象深刻的事。深入一点的学校生活,可以再问问以前中学的事等。家庭生活可以考虑问家里人对读职业学校的看法,反对或同意,如果是反对,到最后又是如何同意的。

家庭生活的涉及很广,涉及爸妈是否离异,有没有兄弟姐妹等等,这里也能展开聊,但提问时要注意,不要让人觉得是查户口的。我这里需要改正。

这些问题问完,再适度聊些未来的发展,怎么看待餐饮行业,虽然这个问题有些不切实际,但放在结尾,做一番畅想倒是可以。比如我采访的一个西餐学生就说,未来餐饮发展的趋势,是向着多元化,健康方面发展。这是他自己对西餐的理解。

新同学来学校很难聊,老同学熟悉环境了就好。我之所以觉得采访四个学生,有一个聊出点内容,就是老同学通过学习,一道菜怎么从不会到会差不多就能写一篇稿子。这就是通过系统学习烹饪知识和刚入行的区别。

希望下个月的采访会有所提高。

事有凑巧 2014-03-02

我现在最理想的工作是能当上记者,并且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到现在我一直在努力着。好在事有凑巧,今天我倒是跟着市里面的一位记者,跟了一条新闻消息。

话说今儿我带着无比愤恨的心情去办社保转移,可无奈昨夜凌晨两点睡觉,到起床已是今日10点,草草地洗了脸,出门吃饭,然后赶公交去社保局。这一路上我都带着不满的情绪,只因为办社保要跟政府人员打交道。

其实我跟社保局的人是没有仇恨的,只是他们说话的语气与方式,让我很是不喜欢。找他们办事,好像“老子是大爷”的语气,似乎每一个打电话去咨询问题的人都非要求爷爷告奶奶的才能帮你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打官腔,但作为人民的公仆,如果总是用这样的态度,那也不能怪人们对政府部门的服务感到不满。反正我若不是有必要事情,是绝对会跟这种人撇开关系。

虽然我现在这么说,可当真要去办事的时候,我还是要装得毕恭毕敬的。这并不是我两面三刀,而是社会环境对我的潜移默化。我常感做人之难,其实最主要就是活得太过复杂。现实单纯的事情太少,反倒是腹黑的人,比比皆是。

等到了社保局后,时间才一点,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且社保局的门是锁着的,无奈我只能沿途在各处走走转转,毕竟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走路,沿着路走一圈时间便过去了。

如果说一个城市让人最感怀的是什么,我想是那青山绿水。不知道从何时起,人们对于蓝天白云的渴望,成为了一种奢侈。

我沿着道路一路前行,这地方是我未曾来过的。无意间走至一座桥上,看两边高房耸立,将一个大湖围住。这在寸土寸金的地方确实难以想象。我带着一丝惊喜,沿着桥边的梯坎下去。想去看看这春色湖堤的柳树是否已长新芽。

行至湖边,一池湖水被春风吹起,两三行人或匆匆而过,或遛狗聊天。虽已初春,但这倒春寒的冷风,到让我的身体打了不少哆嗦。就正当我在觉着寒冷想往回走时,却不经意发现一名身穿魁梧的男子从我身旁穿过。不过我在意的并不是他的体型,眼睛更多的是落在他那摄像机和话筒上面。那突出的标志让我眼前一亮,于是快步走过去与其攀谈起来。

聊了数句后才发现,原来这位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是前来进行实地采访的。因其有人举报这附近有污水排进湖中,为证实,他特来取证。我一想时间还早,二想跟着去看看这位记者人员是怎么办事的,于是好奇心一起,头脑一发热,便跟了上去。

只见这位记者朋友先向附近市民询问,是否此处有管道在向湖中排污。在得到几位市民凌磨两可的回答后,记者向正在巡视湖水的检查人员求证。经过一番交涉,检查人员便带着记者和我坐上他们的快艇,寻找排污口。

由于记者手机上有排污口的照片,以至于找寻的过程很顺利。但为了还原整个过程及事情经过,还需要向附近市民求证。在经过一连串询问后,记者得到了自己的采访内容。我原本以为此事就此结束。可未曾想这件事还要询问主管部门,问其知不知道此事,准备对这件事采取何种态度。可就这样几经波折下来,时间便花去了两个多小时。我一直在旁看着这位记者如何求证、如何询问、如何想办法将这件事落实到实处。忽然觉得曾经在电视上看的短短几分钟的新闻,在背后所要付出的,是一名记者花数倍时间和交涉得到的结果。

事后如何发展,我未再继续跟随下去。只是据这位记者朋友口述,这次采访还算是比较简单的,如果遇上特别棘手的事情,或许会跟上几天,这就要和好些个部门打交道。

如果说寻找线索破案是警察和侦探的职责,那么还原事情的真相,或许是一名记者应该做到的。新闻事件注重真实性,然而在整个真实的过程中,需要耗费的,是无比巨大的经历。这过程除了要学会锲而不舍,更重要的是要坚持。

等我再回到社保局时,时间已指向三点。我花了一分钟的时间办转出手续,却花了两个多小时,在另一件事情上。这一天我倒是收获满满,只是未来该怎样,我还是一片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