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能拥有的超能力

从小受到动画、科幻片和神话故事影响,如果要从中选择一种超能力,思前想后,我会选:不睡觉。

起初我想永生,因为人类自有史以来,一直在寻求长寿的方法,如何让自己能活更长久。电影里,吸血鬼就是这么一类生物。但活太久的坏处是,你会在漫长的生涯里,看见许多战争、死亡和病痛,更会不断面对身边人死亡、离去,无数次轮回,如此而已。我不选择永生,有一个原因是不太能面对这世界有多悲痛,我身边会发生多少悲痛的事。

后来我想,或许可以拥有数不完的财富,这个想法一出现,立马就被我掐断了。哪怕是富可敌国的财富,也抵不过权力的力量,有如此多的财富,怕是没有命花完,何况《圣经》里也说,有钱人上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我不希望成为这类人。当然,更重要的是,从我有限的观察来看,能被金钱或物质收买的人,自然会很轻易背叛一个人,物欲观念太强的人,需保持警惕。

我继续思考,如果能拥有超能力,或许让我能过目不忘,可转念一想,《诗词大会》上那么多喜欢背诵的人,不就是一块行走的移动硬盘吗?更何况随着科技的发展,搜索能力的增强,许多资料,完全能用搜索解决,一个人不需要像硬盘,去记住太多的知识,反而自己思考并解决问题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那能不能像超人、美国队长、蜘蛛侠、惊奇女神那么无敌呢?仔细一想,如果人类的本质是邪恶的,那抓再多人,拯救无数次世界,有什么意义呢?

思考良久,我最后觉得赐给我不睡觉的超能力就行。

一个人在有限的生命里,其中三分之一在睡眠中度过,如果能把这些时间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件多么快乐的事。

这样,我再也不用调闹铃上下班,也不用担心每天午饭后会困倦,更不用担心自己在夜里要掐时间写字,保证一定的休息时间,确保第二天不影响工作。

不睡觉意味着我可以和朋友去聚会,胡吃海喝一阵,回家继续看书、看电影,也能在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发呆出神,出门去看看未曾见过的城市另一面。

不睡觉我就能比别人多三分之一的时间,这三分之一,我自然能有时间和精力维系一段感情,慢慢老去,直至死亡,不需要承受一轮又一轮的悲痛。

不睡觉意味着我只要勤快一点,不会在这个社会忙于生计,我能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三分之一的时间交更多的朋友。

对我来说,只需要多三分之一的时间,我会少了许多时间管理的烦恼,这就是我所希望获得的超能力。

注:本文写于 2020 年 11 月 14 日。

超体:自我、真我、本我 2014-11-29

“无知才导致混乱,不是知识”

  ——题记

  当一个细胞开始分裂,生命便从这一刻开始,出现无数种可能。十亿年的时光,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超体》给出了一个可能性的答案。

  我们无法用任何论证去证明自己的大脑开发到百分之百会出现何种可能性,但通过对物种起源,透过这层层迷雾去探寻与思考,或许能做更多的假设,基于这一点,导演塑造了Lucy这一可能性的假设,我从这里,看到了她的自我,真我与本我。

  自我是什么

  在那一袋蓝色的CPH4还未进入Lucy的体内时,她就是一个平凡的,有脾气,有性格的人,她遇到事情会恐惧,会惊慌失措,会害怕。当CPH4进入到Lucy体内时,她看清了自己。这就如同时光倒回人类最开始出现,Lucy穿越回去,两个Lucy开始遇到的第一眼,一个表现出惊恐,一个表现出惊奇。然而当手指开始碰触,传递出美妙的信号时,那一刻,生命忽然变得不只是野蛮,思想与文明的气息,开始出现。

  这似乎是在寻找自我,从最后到最初,从在手术台上回忆自己的点点滴滴开始,到不断去探究Lucy,这一个特定的人类符号。那一包蓝色的CPH4,开启了懵懂的自我,历史与生活一历历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断寻找着自我,寻找生存的意义。或许从出生开始,自身本源,已经潜藏在内心深处,无需探寻,只需要用心体会便能感受得到。

  真我的力量

  很难想象一个人在明白自我开始,会做出怎样的一系列反应,Lucy凭借CPH4开启自身的能力,寻找到已知的那个我。然而生命在此时也即将结束,凭借药物而不断进化,细胞开始呈几何数增长,就像电影里所说:生物在适应环境时,会停下来繁衍,在不适合的环境下,只能选择与时间奔跑。那时间是什么?当人们在用医学、数字与信息去丈量时,唯有Lucy用速度和时间,去解释这一切,存在即虚无,唯有透过时间这把尺子,才能看得见历史与未来,才能看得见活着与死亡,才能看得见你留下来什么?真我,是你的当下,能传承与留下来的知识。

  “如果你问我这些正在不断增长的知识该怎么办,我会说,将它传承下去。生命的意义在于,传承已有的知识。”

  本我的探寻

  生命到了尽头,知识到了尽头,大脑的开发程度到了尽头,会出现什么情况?没人知道人类的终极发展会是什么样子,也没人知道人的本源是从何处而来。《超体》给了一个神一样的情节去解释这个本我,从时间的穿越,静止与停留,到空间的瞬移,回闪与探寻。

  细胞靠分裂开始出现的变化,到了最后,会变成如神一般无处不在的生物,形体的各种变化已经演变到虚无,演变成无处不在。事实上已经不存在控制与被控制,也已经没有了奔跑与追逐,一切都没有改变,留下来的,唯有曾经书写过的历史。

  当我们再次回首,无论是穷极一生去探寻宇宙的根源,还是去发现生命的源头,到最后都是在寻找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