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上班路|每日抄经:民数记⑤(二)

经历了人生最艰难的一次上班路。

早上起床,手机弹出好几条降雨消息,现在记得一条是提醒我三小时内降雨量在 50 毫米。我看看窗外,一片乌黑,往常这个时间,天已发白。今天雨雾弥漫,雨声和树叶、地面、楼房撞击,发出敲击声。

我洗漱完出门,走到楼下,外面风和雨交织成片,一女生在大厅徘徊,雨在风的裹挟下,飘进大厅,已浸湿一大片地方。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打伞,冒雨前行。

出门不到半分钟,裤子已湿透,更别说脚,鞋子里的已经能喂金鱼,起初我还避免踩水,到后面已管不得深浅,直往前走。

我走的是一段上坡路,雨像逃命般往下跑,沿途开过的汽车带起阵阵水花,划出一道道弧线,落在人行道上。我撑着伞往前走,身子早已湿透,房檐下掉落的雨水砸在伞面,水变成水汽穿透伞面,落在我的脸上。我不敢停留,如果多站一会儿,雨伞估计承受不住水的冲击。

我小心往前走,看人来人往,无论出门如何打扮,现在没有不狼狈逃窜的人,又想起这些天看新闻,报道今年的雨水超过 98 年那一次的特大洪水,据说已经有千万人受灾。

前些天看界面新闻《綦江破记录洪峰监测站站长:洪峰持续30-40分钟,槽钢被拧成麻花》一些采访报道,关于洪水的凶险,现在终于有了些许体会。

我走到轻轨站,看了看背包,已湿透,在轻轨上打开包,最里层的书角部分,也有些水渍。

我就穿着能装金鱼的鞋,一路换乘,来到学校,进校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小卖部买了双拖鞋。

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穿拖鞋上班。

朝六晚八 2015-02-03

我开始过上朝六晚八的生活。这一刻,我注定了要花四个小时在路上。

我居住的地方原本离公司很近很近,每天早上可以吃碗小面,然后悠哉悠哉地穿过校园,走过街边的林荫大道,闲庭漫步地来到公司。一切都很美好,每天都能迎着阳光,向着温暖的地方出发。到晚上,我慢悠悠地回来,打开电视,悠闲地看《新闻联播》。这种日子在经过短暂的半年后,于上周四破碎了。

都说人生无常,我倒想说工作无常。出来几年,零星地换过几次工作,但从未像现在一样,老总一挥手,立马把我调到了远离我家的位置。美曰其名工作提拔,事实上谁不知道公司的亏损已经开始分崩离析。杀驴卸磨,或许才是真的自保之法。

从那一刻起,我就不得不爬山涉水地从沙坪坝来到渝北新牌坊上班。这很离奇,因为我毕业时的第一份工作就在新牌坊,那如噩梦般的地方,四周空旷,几无人烟,亦无美食。兜兜转转了几年,到最后还是回到了原地,做着和毕业时无差的工作。

第一天上班,我已于晚上查好线路,先坐车建材市场,之后转801或865到新牌坊北。可等我七点钟出门上车,迎接我的是堵车。一路上堵堵停停,那汽车里塞得满满的人让我喘不过气来,等到了建材市场,我一看时间,八点二十,心想,肯定是迟到了。801到的时候,我又沿着红旗河沟转了一圈,到达公司时,整整迟到半个小时。心里那个悔恨,我多年来从不迟到的上班记录,在这一刻被彻底打破了。没办法,心里只好暗暗发誓,明天一定要早一点儿。

我重新计划线路,一条是到汉渝路去转245或166,另外一条是到陈家湾去转208到星光大道,然后步行过去。等把线路拟定好,便开始我的实验。

第二天我六点五十出门,直接坐车到汉渝路,当天是星期一,那天下着小雨,地面湿滑,等到166来时,那车之恐怖,已让我无法形容。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塞进我的位置,只能单脚站立,这还不说,车过石门大桥时,还抛锚了。等了约五分钟,司机才把车修好。让我无语的是,赶到公司,还是迟到了6分钟。现在回想起当天的情形,我现在都心有余悸,那是我第一次认识到重庆的交通与乘车人数,其实不输给北京的。

到了第三天,我开始实施第三个方案,从沙坪坝的另一边走,坐208过南桥寺,到星光大道下车。依旧是六点五十出门,天未亮,我在家喝了杯蜂糖水,出门时拿了个苹果在路上啃。这就是我的早餐,想想曾经那热腾腾的小面,让我有种从天堂到地狱之感。

208依旧是满满当当的人,只是走着走着人开始少了,我还能找到位置坐下。我坐下后看了看身边站着的人。那一张张疲惫的神情,男男女女,为了生活,为了各自的目的,忍受着这种挤压的折磨。像极了王家卫那《堕落天使》里的黎明和李嘉欣。城市的疏离感和孤独感,就算一车的人挨得再近,也没有办法变得亲密。

我转过头,看那窗外缓缓而过的树木,觉得人世间的悲凉不过如此。想到《三国演义》里说世事如棋局,黑白子任人握在手里,乾坤并不是自己的。那些少年的壮志,不知是在何时丢失了。或许我本庶人,唯有任人指挥。当年那豪情壮志的年少,已被这社会的棱角磨平。

好在我偶尔会想起自己的年少,好在我这一次没有迟到。

我的时间去哪儿了 2014-03-19

写下这标题感觉自己是在为自己梳理一天的工作行程,我不能保证自己能清楚地记得每一天的时间安排,但周而复始的生活让我不断加深记忆,就像我每天来回走过的那几段路,穿过的学校一样。除了来来往往的人和车有变化外,那些被风雨淋湿过的痕迹,不会存在太久。

从去年开始,我保持着每天六个多小时的睡眠。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喝水,之后点开一个约二十多分钟的小视频(一般是《锵锵三人行》,如果没更新就会看一些娱乐节目)。看完后出门吃早饭,一般是小面(特殊情况会是蛋糕牛奶)。之后上班,路上会花费约摸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因为步行上班,时间的快慢可以由自己把控。所以我上班两年来,从未有过迟到等不良记录发生。我觉得这个作息跟我读书有关,因为读高中,无论怎样,就算是要睡觉,我也会跑到教室去睡,这样才觉得安稳,或许是态度问题吧。反正高中班主任到最后那几个月也不会管。只是未曾想这种喜欢让我一直保持到现在。不过不一样的是上班时间我还未像高中一样睡觉。毕竟工作和读书是有很大的差别。

我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五点。上班期间的时间比较自由,上网、聊天什么的都可以,只要我在电脑旁没事,就做这些。除了特殊情况会出去查看广告投放外,基本上都呆在电脑旁。不过今天就做了两件事,上午写稿子,下午改稿子。对我来说写比改容易得多,写是创造,改是突破。好在经过一番折磨,在领导那里总算是过关了。很多和我聊天的人总以为我在不停的聊天,殊不知我的有双重模式。写作虽是一种必须全情投入的时候,但如果你能立马投入,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很多时候人都是被折磨出来的,只有硬逼自己,才会爆发出潜能。

可以说我一天的时间基本上花在了工作上面。因为当我晚上回到家时,约七点钟左右。我回来之后会泡一杯茶,在自己的影片里面点一部电影看起来。最近不喜欢很沉重的电影,倒是科幻片、动作片和搞笑片深得我心。电影播放的时间不能超过2小时,因为九点钟后我要码字、看书。我今天看的是《惊天魔盗团》,关于魔术大盗的故事,推荐观看。

看完后已九点过。其实时间过得很快的,比如我现在在这里码字,时间便在不知不觉间跳到了十点半。虽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出去玩儿,因为我没有时间;为什么不出去转转,因为我上下班有一个多小时的步行时间。这些不是去不去的问题,而是我没有时间。

我想趁青春年华把少年时未曾学过的知识好好学习一遍,我想在工作了一天后找一个清净的时间好好呆一呆。我不喜欢繁华、不喜欢热闹、不喜欢嘈杂,我甚至觉得扯着喉咙大声吼都是一种烦躁。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病,但我的时间,确实是这么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