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的一点思考

今天和同事聊天,谈及搜索引擎的使用场景,忽然发现手机搜索的频率在降低。

我觉得除了某度不努力外,还有就是使用场景消失,人在电脑前搜索,会打开浏览器,输入网址(有的是默认),之后输入关键词,开始搜索所要找的内容。

其实在手机上,这个步骤可以简化为打开搜索引擎app,用语音输入,从而找到内容。我不觉得打字搜索是件简单的事,尤其要在手机屏幕输入文字,更费劲儿了,最好的方法还是引导人们用语音,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家搜索引擎弄明白这个道理。

其实微信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在用微信和人聊天时,默认的就是语音输入,不多语音到现在还有一部分人不习惯,所以场景建立很难。还好,随着语音转文字的技术越来越好,这场景迟早会来到的。

我个人对搜索引擎的建议是,如果要往移动互联网发力,最好的方式不要让人输入文字,尽量提示用语音输入,简化人们的操作成本。

这是我的一点思考,不一定对。

注:本文写于 2020 年 10 月 12 日。

幸福在哪里?

写下题目,发现幸福的讨论,从古自今已有,即便如此,我还是想从自身感受出发,谈谈这个话题。

我和身边人讨论幸福,发现越是上辈人,越觉得下辈人过得幸福。上辈人对幸福的定义大致是吃饱穿暖,衣食无忧。他们经历过许多艰难困苦,饥寒交迫时刻,到了如今物质极大满足的社会,会自觉这就是所谓的幸福。

幸福真是如此?我不这么认为,有一个原因是,幸福是获得物质满足,促进精神产生的喜悦感。上辈人单纯归咎物质,实则忘记了精神快乐所带来的快乐。他们对幸福的感受过于简单,或者说,如果单纯以物质基础来看,那只是马斯洛需求的第一层。

后辈人很简单满足第一层需求,自然会寻求更高层次的幸福,这不是更为实际且具象的事物,追求的是精神层次。我以前总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说上辈人不幸,慢慢地发现,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幸福是不同的,不幸却是有许多相同之处。

从追求幸福的起点来看,上辈人认为吃饱穿暖是幸福,年轻人会认为外在形象是种幸福。比如在饮食方面,上辈人喜欢一个人圆滚滚,肥嘟嘟,这是有福气标志,下辈人却寻求科学的方式,以达到外在形象的美感,哪怕少吃一顿饭,少穿一点儿衣服也在所不惜。

我在生活中和人讨论幸福,常陷入一个怪圈,每次会从一个话题进入另一个与自身无关的话题。从自身的事,上升到更伟大的事业,多数人会将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状态变为一种幸福,那些虚无缥缈的自豪感也不知从何而来。多数人自身没有发现,关注遥远外在的事物过多,反而忘了自身周遭的问题。

当我们在承受高房价的同时,还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吗?当我们在生育权面前,没有自我的选择,还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吗?当我们每天 996、007 时,还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吗?当我们……有太多和自身相关的问题没有解决,去关注那些可望不可及事,或许真没有多大意义。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和上辈人做一个对比:在房价面前,他们不会有压迫感;在生育面前,他们是自由的;在工作面前,他们从来没有 996、007……或许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才是最幸福的那辈人,我们只是生活在物质物质世界里的贫穷者。

「伟大、渺小、中庸、可怜、欢乐、痛苦、战争、平安、辉煌、暗淡、得意、伤感、怀恨、报复、专横、责难……幸福在哪里?」

马斯洛需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英语: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是亚伯拉罕·马斯洛于1943年《心理学评论》的论文〈人类动机的理论〉(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中所提出的理论。马斯洛随后延伸了这个想法,包含了他对人类天生好奇心的观察。他的理论与其他人类发展心理学的理论可以并行,尤其是针对人类成长阶段的描述。马斯洛使用了「生理」、「安全」、「隶属」与「爱」、「自尊」、「自我实现」与「自我超越」等术语,描述人类动机推移的脉络。(来源:维基百科)

回忆,我们的美好!(日记49)

2011/3/30

天又开始慢慢的阴沉下来。晚上上完课,从教室出来,雨还是飘飘洒洒的滴落下来。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想喝水。口很干,不断的喝水,喝水,从来没有对水这么饥渴过。不知道怎么回事。

找到个不错的单机游戏,2D的,画质不错,有点魔兽争霸的感觉。没事的时候便玩儿玩儿,不知不觉便道最后了。其实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最后,因为我遇见一个很难缠的BOSS,打了半天没少什么血……看来装备不行……有时间慢慢打吧!反正药多,使劲喝。

突然就想找人唠嗑,于是一个一个的电话打过去,首先是我爸。第一次打他在上班,第二次打他在喝酒。听他说话已有半分醉。我问他戒烟戒的怎样了,他说喝酒的时候就不想抽那种戒烟的烟,就想抽实质性的烟。我说你怎么就不能坚持下,他说都三十几年的烟龄了,不是一时半会能习惯的,我无语。挂断电话后给YZT打过去,这个家伙打电话要有点耐心,一般响十次,要等到第九次才会接。好吧,在溜冰……最后给小莫打,恩恩,这小子最够意思,每次我打过去他都会主动挂掉,然后给我打过来。哎,甜言蜜语包果然很强大……虽然这个业务不是专门为我办的,但我偶尔还是会稍微的沾下光。跟他聊了十分钟,等大家都回到寝室的时候就挂电话了……想想,真不知道该对谁说些什么的好。算是我一个人无聊了吧。

洗漱,睡觉去,明天就好了……

2011.3.26

很多时候看小说都会不自觉的忘了时间,一投入进去就是好几天。这段时间不幸的是看到了连载的小说,让人很是无奈,有时候甚至想揍作者。

不知不觉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面对电脑,眼睛都有点花。看来真是太过投入了,待会得滴下“珍视明”才行。

一不小心又在电脑里下了很多的电视电影,昨天不小心将天下无贼看了一遍,学校没有高清的,所以在外网上找了个高清的,以至于下了好几天才下完。我忽然想知道,这世界上会有傻根这样的人没有?我看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个孩子,需要关心关心疼的孩子,身边时刻需要王丽这样的姐姐。忽然觉得有姐姐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啊!有人关心有人疼,简直幸福死了。

但是天下无贼,真的只是个梦。梦,总有醒的时候。

天气总是在夜晚的时候下雨,白天却是挥之不去的阴霾。就像有人说的那样:今年没有春天。或许,真的没有春天吧。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喜欢上这种天气。因为我可以足不出户,躺在舒服的床上看一整天的书。

2011·3·23   

依然是梦,挥之不去的梦……

这是这几天做的第几次梦,我记不清楚了。不知道自己的夜晚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我沿着梦的轨迹走,冷冷冰冰的世界重复着相同的画面,一次又一次,但我却不愿意睁眼,就算被窝变得冰冷,我也不想睁开眼。我想看看,这梦的尽头,到底有些什么是我所思恋的。

依旧没有到达梦的尽头,除了冰冷,剩下的似乎没有什么是能让自己能记住的。

无聊的时间将《将爱情进行到底》看了,请原谅我过了这么久才看,因为一直没有心情看这种类型的片子,所以一直将它保存在电脑里面很久很久。电影的画面我已经记不清楚,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故不多做评论。不过我很喜欢王菲与陈奕迅唱的《因为爱情》这首歌。

阴雨天,会给人的心情造成一定的困扰,然而自己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习惯那种阳光明媚的心情,对于自己,越是阴沉的天气,越要让自己保持一颗晴朗的心情。

心情不好的时候忽然习惯盯着自己电脑的桌面发呆,下了一大堆的壁纸,在每隔几分钟的时候就会翻过去,风景、动漫、赛车……都是自己喜欢的,看着看着,心情便不再那么糟糕……

他们说我的头发长长点好看些,我忽然发现自己的头发也不知不觉的白了不少,原来奔三的人会老的这么快。

下个月,叫理发师将我的头发修一下吧

2011·3·22

事实上

最近突然就喜欢上用“事实上”这三个字,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盗用来的这三个字,只是这三个字总是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重复,我也不知道想用“事实上”做一个什么样的开头。

昨晚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是关于星爷的,至于内容则在我六点钟被惊醒的时候忘却了,我只记得有我、有他、还有位美丽的女主角……

我其实想说的是第二个梦,我花了一个多的时间来完成这段不长不短的梦境。

梦里我回到了自己的高中时代,最后的一次晚自习。我坐在最后一排,靠着墙壁,桌上有一本关于数学书,老师在上面讲题,我看见自己的书上除了一道不会做以外,其它的都是全对,我记得老师说的那道题的答案是二分之一,是一道关于根号的题,具体的我也忘了,梦里什么都不真实,当然这与我自己的数学知识有着必然的关系。放学回家的时候从自己小学放学的那条路上走回家的,在途中遇上了高中班主任,欢欢喜喜的跟他聊了几句,然后便回家了。到家的时候我看见我妈在摆摊,然后不经意的抬手看了看自己左手的表,凌晨六点……

后面发生的事儿因为闹铃的缘故被打乱了,所有的记忆从高中一直串联到小学,从那些亮堂堂的教室延伸到自己走过六年的大马路,一切都是那一个多小时汇演成的。

在忽然的半醒半悟之间,会慢慢明白自己所想要的是什么,如同歌曲一样,自己总是会有很偏好的歌曲。

        2011·3·21       

       总觉得用手机打字是一件很苦恼的事儿,用着各种不方便。无奈我怕冷怕得要死,不肯在此寒冷的天气中独自一人坐在电脑旁敲打键盘。

         忽冷忽热的春天,总让人有一种措不及防的警惕感,似乎这一切,总是那么的不知所措,让人不知道明天到底是添件冬装还是穿着春衣。有消息说对面的缙云山下雪了,春天的雪。不知道跟冬天的有什么区别。事实上这几天睡得很浅,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惊醒。夜里总是有些不安稳的因素围绕:窗外吹进来的寒风,滴滴嗒嗒的雨声,走廊外微弱的灯光,还有那些挥之不去,断断续续的梦。

2011·3·20

       忽然想着写些什么无聊的东西,打发这些荒芜时间,总觉得生活,有那么些无聊,但却不失精彩的地方。

        前段时间因为自己的一次不小心,将电脑里的文件全部丢失,莫名其妙的丢失。忽然觉得,原来不管什么,都有失去的一天。我试着小心翼翼的找回,但却是徒劳。那种得失之间的转换,忽然变得那么的重要。

        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

        事实上很多事情都是不必去寻什么结果,就像我无意去拆散别人看似恩爱的一对一样。因为无聊,将自己长期潜水的Q莫名其妙的上线,几分钟后便收到一条来自陌生人的消息。事实上自己的Q总是会充斥着很多不认识的人,我懒得管也不想管。来者问我是谁,我没回答,然后他便表明身份说他是此Q的哥哥,问我是谁。我闲着无聊便说我是她男朋友,然后便去试验自己刚下的一款大型游戏。过几分钟后从游戏中退出,便弹出众多来自于那Q的消息,无非是问我是谁,那女的是谁云云……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便故布疑阵,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那边的人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全部摊牌,说他是此Q主人的男朋友,我一想这事儿玩儿大了,于是便佯装发脾气,借此机会溜走。

        古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真是罪过,罪过……

回忆,我们的美好!(日记48)

回到寝室时到处一片黑暗,死气沉沉的寝室,让人觉得厌烦。看了几集柯南,发现电脑里两百到三百五之间没有,而四百到五百之间又有些残缺不全。想了想,还是在网上找了个种子,将剩余的补全,让电脑下着,自己却转进被窝睡觉去。
好想就这么温暖的睡着,不想起来。

2010/11/3
我一直认为习惯是一种很不好的东西,一旦养成了就很难改。
七点的闹铃准时响起,看了看外面黑乎乎的天,习惯性的安了关闭,继续闷头大睡。这种习惯,在我不知不觉的沉淀中慢慢得被我宠坏了。
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躺在床上看《撒哈拉的故事》。半个小时后起床,饿的不行了,实在不能再坚持在被窝里面,不然我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穿衣的时候还在想西班牙关于驾校规则的那条款“车在不该停放的位置超过两分钟,则会罚款。”三毛这是利用这条逃过一劫,算是狗急跳墙吧!
吃完饭后继续那所谓的柯南。网速不给力,只能缓慢地看着,一点一点的等着它下好。几百集的坑,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中途的时候下了个“PDF”软件,顺带在网上下了几个PDF书籍。用电脑打开,看书的效率提高了几倍,不小心便把《撒哈拉的故事》看完了。故事的趣味性很强,是我喜欢的风格。对于生活的热爱,三毛是快乐的。
寝室的有又一个在天擦黑的时候走了,关了门,去到另一个地方旅游。房间内空荡的没有一点生气,少了一点温暖,多了一丝寒冷。空气里只留下两个人的呼吸声,果然热闹不起来。不过我本不是多话的人,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我一直是个懒人,不管怎样,能简单的就绝不复杂,用杀毒软件也是这样。用QQ的时候是初二,一直到现在也有七八年了。曾经还一直为了那些虚无的图标疯狂了一阵,结果现在想熄灭却不行。360因为一直是免费的,所以没用其它的软件,然而今天腾讯却要强制性地卸载360,我只有将仅有的360浏览器(前几天卸了其它的,只有浏览器没卸)卸载了。我对于自己的电脑,没有太多的要求,不中毒,开机快,仅此而已。对于安全与保密,用我爸的话来说“这个世界上最不保密的就是电脑。”这个道理,我自然也是明白的。对于什么窥探隐私这些,我不觉得有什么。如果真有什么秘密,我或许就不会用电脑来联系。只是对于我这个别人一眼就能看穿的人,会有什么秘密?我不得而知。
在连续的掉线之后,我决定出去转一圈,锻炼下身体再回来看他们的战况升级,在寝室呆久了,还是要出去透透气。
地上还残留着白天雨水留下的痕迹,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小池塘。冰冷的雾气围绕在身边,让我又近视了一倍。搓了搓冰冷的手,在经过马路后还是决定到操场去跑几圈。我记得上次跑了两圈就累得气喘吁吁,引体向上做了两个。与原来的自己相比,倒退了一大步。我决定今天再去试试。
我喜欢奔跑的时候听风从身边呼啸而过的声音,那感觉,让我觉得自己便是一阵风。只是我这风却有疲惫的时候,不会在别人哭泣的时候带给人温暖。我渴望着自己像永动机一样不知疲倦,但无论如何我的眼皮不答应。冰冷的空气被我吸进肺里,才发现那些冰冷的物体也是可以被温暖的,只是这温暖,却是需要汲取别人的温暖。原来,我也是发热的导体,能自由的进行转换。
返回的时候特地绕了个圈,看人影从我身边静静走过。我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彼此陌生,形容陌路。我一个人静静的想着撒哈拉那夕阳下红光染满的血色沙漠,一面沉默地看着街灯。
我发现自己变得冷淡了,变得不爱说话了。总觉得开口了便不是我自己了。我苍白到只能静静的用键盘声来代替自己的语言。
回到寝室,这场IT战争还在继续,没有办法,世界就是这样,被触摸了利益,谁都会反击的。

2010/11/4
我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你很强。可是越是这样便会觉得越渺小。这让我真的不知所措。
明明明媚的阳光却让我感觉到寒冷,我不知道该如何让自己从这种悲观的情绪中走出来。或许,没有什么是我所在乎的,我应该试着让自己强大。对于嫉妒与羡慕,我只能默默的告诉自己,我是与众不同的。
我怀揣着梦想上路,必定不会一帆风顺,不管如何,自己都得坚持,默默的坚持,在前行的道路上,或许真的没有人能帮你,一切还是得看自己。
我不想自己唯一的梦想就这样被自己否定,在还没完成的情况下被自己所打败,这或许是最愚蠢的了吧

2010/11/5
夜晚跑步的时候看见一群穿着军服的学生在操场上呼啸而过,我夹在他们中间,听他们整齐一致的步伐与吼声,那种气势,把我震慑到了。他们忽然从我身后袭来,我措不及防,被他们夹带着跑了一圈。
我在黑夜的掩护下悄悄移动到操场的外延,那些如同方块的队伍,在这夜色中坚毅的前行着,慢慢的把我拉扯开。是国防生?还是外来的部队借用的学校操场?我在脑中这样想着。
跑了两圈,身体因发热而慢慢地冒出细密的汗珠。这段时间有点胖了,夏天刚买的裤子在慢慢的变紧。没有钱买减肥药,崭新的裤子又不能扔掉,无奈只有在晚上偷偷的从寝室钻出来跑步。
跑动的过程中看见两个高低不同的人脑袋站在操场的边缘,缓慢滑动着脚步,让我想起了音乐剧中的华尔兹,那种两人相拥的舞蹈,似乎是专门为情侣量身定做的。优美、高雅、灵动。
天空中飘着一盏红色的“孔明灯”,在一群人的祝福下,向远方的星星飘去。我看着他们,裹了裹单薄的衣服,朝着另一个出口缓慢走去
身体在缓慢的走动中慢慢变冷,这段不平整的石板路,独自一个人不知道走了多少次。每一次,都会看见那高耸的香樟树。黑漆漆的,看不见上面茂密的树叶,只能聆听被风吹落的枯黄叶子“咯吱、咯吱”的响。
那些凹凸不平的石板砖,深深的嵌在土地里,被那掉下的叶子铺了一地。教室外的灯光斜照出来,看不真切。
行至马路边,我看着红黄绿的交通灯不停的变化色彩,每一秒,都是行色匆匆的人群来来往往。我们擦肩而过,有谁还记得谁。

金鱼被猫弄死以后|每日抄经:民数记⑧(一)

今天抄经嗨了,一口气抄了将近两小时,自从录视频,最大的问题是不看时间,沉浸其中就忘乎所以。

这一节确实长,共 89 段,前两天抄了一半,今天一口气抄完。

睡觉。

看视频说,学会和猫相处最好的办法就是陪她玩儿。怎么个玩儿法,简单的做法就是用逗猫棒。

我这两天睡前先和闷墩儿玩一会儿,不觉就夜深。我看她跑来跑去,上蹿下跳,不一会儿开始气喘嘘嘘,人累完做的第一件事是喝水,她直接趴地上休息。很奇怪,她不渴吗?有一天我甚至将水放在她面前,她不喝,完全无法理解这一行为。

我的两条金鱼被她弄死后,现在睡觉要将她关在厨房,上班也是,只有我在屋里才放她随意走昨天晚上忘了这事,她早上五点左右开始抓鱼。我听见动静起来,她吓得躲起来,我躺床上,不一会儿又开始。我起身,她听见动静又开始躲。

我发现她明明知道这么做会惹我生气,反而不断如此,不是她不长记性,而是她非要这么做。这一行为我又无法理解。

养一只猫的就有如此多的问题,只能慢慢了解了。

回忆,我们的美好!(日记46)

2010年10月28日


        灯光照到我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九点,摸索着看了看这昏暗的世界,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着。将手臂伸出又觉得冷,不想出被窝,索性在床头的内侧拿摸一本书来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纯白色的封面上刻画着“莲花”二字,安妮宝贝的书。买了很久了却一直没时间看,趁着现在精神好翻看了几页。没有悲伤,只有平静。我想,这或许就是书中所写的,你不快乐。
     时间在寂静无声中流逝,肚子提醒着我该进食了,挣扎着爬起来,做些平常该做的事。无意中瞥见自己蓬乱的头发下一张疲惫的脸。头发该剪了,我想。
     出门的时候在脑海中拟了一张图,确定自己在回来的路上该买什么。想好了,便掩好门匆匆出去。
     街上的风吹得人生疼,我缩着脖子挨到了理发店,一成不变的理发店,每次都是这么的生意红火,由于是熟客了,便没有那么多的客套。直接洗头,剪发。我看着镜子里模糊的轮廓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头发在眼前缓缓掉落。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
     出了店,一阵风吹佛着我的后脑勺,走到哪儿都觉得后面凉飕飕的。这是头发变短的前兆,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路过街灯的时候会恍惚一阵,这几天我总是走过头,原本想去买洗发水,却不小心走过商店,做事总是不专心。
     回来的时候买了盒饭,墨水,充了网费,想想,这次没有什么落下的了,心稍微安了些。
     吃饭的时候逗弄了下小乌龟,最近天冷,它也要死不活的,爱理不理我的。我将它翻过身,它半天翻不过去。算了,冬天到了,谁不懒?
     吃过饭,看几条新闻,不小心看见一个帖子里楼主发帖说“不喜欢看书抖腿的人。”下面有人回“你去看《叫我第一名》就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抖腿了。”我貌似也有点这个毛病,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看了这部电影。
     故事讲诉的是一位患有“妥瑞症”(跟多动症差不多)的患者如何与病作斗争,然后怎样完成梦想的故事。很明显,跟《阿甘正传》一样,都是励志的,不过男主角要比阿甘帅很多。只是他有完美的爱情,阿甘却没有。
     躺了一会,想想天冷了,衣服该换了。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的箱子,发现丢失了很多东西,衣服、被单……这些都在搬寝室的时候被落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
     不知不觉便太黑了,看动漫,然后睡觉,明天又有考试……

回忆,我们的美好!(日记45)

2010年10月26日
        是成功,还是失败?连我自己都糊涂了。《一天》这个同人确实是我心中所构思的那样,我沿着自己的思路写下来,然后完成了。平淡的思路,平淡的故事,平淡的一天。
     只是故事的中心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按着自己的想法,把我所要表达的就这么写下来。我也曾想过这文会不会太过寡然无味了点,但我还是这么写了。这就是真实的生活,没有那么多的激情,幻想……
     或许,这文本就是写给我自己看的吧!我写的是生活,不是故事,也不是小说。我这么安慰自己。
     再接再砺

2010年10月27日
        很多时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模模糊糊的就过了这一天,睁眼闭眼,都是一瞬间的事。原来自己一直都活地很糊涂。
     新闻上说重庆的今天下雪了。这里似乎每年都会下雪,但我却不知道雪在哪儿。生命中见过的白色雪花,永远是那么的朦胧,那些靠回忆所形成的白色雪花,在不知不觉中钻进了我的大脑。我试图去感受那洁白的冰冷,忧伤,无情。
     手会在脱去手套的一瞬间变得僵硬,无论碰触什么,都会有一阵莫名的疼痛。孩童的时候觉得很快乐,似乎什么都不在乎,等到长大,却不愿去做那么天真幼稚的事。没有什么会让人觉得兴奋。我平淡的面对这些已经让人麻木的东西。就像风从自己身边缓缓吹过,那冰冷、寒冷,总是让我裹紧外衣,紧紧的。然而我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直这么静静的聆听着,生命对于自己,会让自己怎样的存在着,我无从得知。
     或许这时候应该找个人倾诉,只是脑海中翻遍了,却不知道某些莫名的话找谁,找什么方式发泄。亲人,不会理解;朋友,不愿打扰。我永远不希望自己在承受了莫名的孤独之后去找人倾诉,我希望自己能变得坚强,能在自己孤独无助的时候找个角落安心静养,然后自己想清楚那些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目标。
     我前行着,默默的。无须跟任何人倾诉。

回忆,我们的美好!(日记44)

2010年10月25日
        天冷了,温度就这么降下来了。早上从被窝里钻出来,才发现自己的嗓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得很痛,自己感觉了下,有点像扁桃体发炎。吃了点药,然后继续码字,我那还没完的同人。想来想去,始终想不出来一个好名字,于是就取了个浅显明白点的《一天》,写了两千多了,看下感想。后面的慢慢填。
     我发现我总是磨磨蹭蹭地写,写一些,不满意,改。慢慢地都养成了一种习惯,导致我码字的速度变得很缓慢。
     下午的时候停电了,趁着没事可做,便叫了室友去买外套。
     天下着点点雨丝。冷空气刮得脸生疼。好在是坐车,走不了几步路。只是上了公交车才发现走路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说实话,我不喜欢坐车,特别是公共汽车,里面黑压压的一群人,空气变得很沉闷。不过是下雨,没办法……
     汽车在快接近城里的时候我终于受不了了,跟司机打了声招呼,就在一个不远的地方下车。下车的那一刻,我才感觉到自由是多么的可贵,想想那些窒息而死的人,我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甩了甩这邪恶的念头,跟室友一路说说笑笑的去服装店看衣服。一家一家的转悠,这件款式不行,那件颜色太差,我喜欢的那件没有黑色。好不容易看见一件自己满意的,才发现这种款式要紫色的才好看。紫色=小月月?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么个念头……我不禁后背一阵发凉,但是我仔细看了下,那个颜色应该不太像紫色,黑色偏蓝,我不禁斜视了那店员,看她蛮和气的给我介绍,我原谅她这么误导我了。好吧,买了……
     回来的时候一直紫色等于或不等于小月月的回想,我不禁感叹腐化的力量啊!导致我思维混乱不堪,买个衣服都这么纠结……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喉咙就不痛了,看来我没吃错药,药效发挥功效了。我不禁长嘘了口气。
     只是这天气,坐久了不免一阵冰凉,特别是我还穿着夏天的凉拖鞋,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我那双冰冷的脚。

回忆,我们的美好!(日记43)

2010年10月20日
     准备写个同人小说,改变下自己的风格。今天试着尝试,码了几百个字,勉强把开始给屡出来了,不断地检查,不断地修改,希望写出自己喜欢的风格。
     没有大纲,没有题目,貌似犯了写作的大忌。只是心中的腹稿应该都设计好了,只是怎样让它出现在纸上,很纠结。好在有个开头,人物也不多已经确定好了。角色的定位是关于校园的。不过总觉得事情似乎是很平淡的走向,没有什么起伏。想想会使文失色不少吧。
     不过这些应该都不是问题,等写好了发出来看下反应再说吧。

2010年10月21日
        散文,平淡朴素的文字,看着很温暖。每天在睡前会看一点,很简短的一点,那些真情流露的文字,如同每个人的日志一样,对于生活、感情,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感觉。或许,这些文字,不是写给别人看的,只是自己随心涂鸦而已。
     《撒哈拉的故事》和《梦里花落知多少》都是三毛的散文集,只是前后的反差很大,一部温馨,一部痛苦,我有取舍的来回翻阅,看着看着便觉得三毛这一声所拥有的幸福,似乎是要她用下半辈子来偿还。只是为什么她不去寻找另一段感情,而要一直沉浸在以往的悲伤中。我没谈过恋爱,有些事真的很难去感觉。
     不清楚,不明白,对于感情,我总是懵懵懂懂的。看了太多的分离,会觉得跟两个人相处是一件让人惶恐的事,我不太明白现实中的价值观,与有些人对感情的态度,我寻觅一个可靠的人去改变我现在的观念,无奈这种白痴的想法没人能帮我,我只能一个人慢慢地往前摸索。
     这算不算是消极地对待感情呢?

回忆,我们的美好!(日记43)

2010年10月19日
        晴天,阴天,变幻不定。这几天心情不怎么好,总是浮浮沉沉的。不喜欢说话,除了晚上。


     寝室总是在关灯后变得异常热闹,几个大男人对着漆黑的天花板畅谈心事,童年、理想、女朋友、生活、父母……这种氛围很融洽,心在此时也变得透明了起来。聊着聊着,我们就会很怀恋童年那无忧无虑的乡下生活。捉青蛙、捞鱼、游泳,在田间摸爬滚打。原来我们的童年都是那样的五彩缤纷。没有悲伤,没有寂寞,有的是刻在心里那些欢喜。之后便会感慨现在生活在钢筋混凝土的孩子是多么地无奈,在幼儿园的时候学小学的,上小学报很多补习班,童年,他们黯然失色。读书,就这么一直读下去。


     这是我们的无奈,无可奈何。

     突然发现哲学真的很让人发疯,我不知道用辩证的角度去看问题到底是对是错,就像自己的性格,在一次次地肯定了之后往往会否定自己,而哲学却提倡变化,事物不是静止不动,而是不停地变,如同感情,在经历过一段热烈之后始终会归于平静,此起彼伏地绵延下去。有时候用这种方法分析事物会把某些东西看得很透彻,然而这却违背了我做个像傻子一样的心态。那些不该明白的,事物的本质,对我来说只会增添烦恼,或许,这是我的心态不对吧。


     就像《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面的一句台词,心是很脆弱的东西,我们必须想办法将它哄好。只是对于它,有时候方法不对,反而会适得其反。

     慢慢地会静下心去看论坛里的帖子,不管好坏,只要对自己有点帮助,那都是很好的。喜欢上了散文,试着在睡觉前看看,那些关于作者的旅游、生活、心情……全在里面。没有什么矫揉造作的文字,随心所欲,挺舒服的。

     《灌篮高手》我看到二十集了,总结了下,樱木花道神经大条,流川枫沉默,大猩猩有霸气,晴子不予评价,我猜她以后会喜欢上樱木花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