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拔牙、不看病 2015-03-10

三月的春风一来,我的感冒就被风吹起。这原本是个赏花的季节,我却只能与感冒做斗争,窗外天气虽好,无心欣赏。

我自打混过一圈医院后,就很害怕自己的身体出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并不在感冒,而是就医环境,虽然我这辈子进出医院的次数多到我自己都数不清,但却不是因为生病进去,而是工作。

感冒后的我最长做的一件事就是买药,我是坚决不去医院的。那一套忽悠人的东西,我深恶痛绝,这世界上我只信任我的亲人给我看病。可现在想来,这很难做得到,就像我他们虽然是医生,但不会拔牙。我只能找其他医生帮忙拔牙,最后的后果就是,拔了我左边的大牙,触动了我右边的牙。

我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当时医生在打麻药时,给我说,不痛不痛。结果拔牙的时候,痛地我差点儿昏死过去。那一刻我瞬间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在拔牙的过程中,会直接痛死在手术台上,牙齿的神经是和心脏有感应的,熬不过那口气,真能和这个世界 say goodbye。

拔牙并不是我不信任医生的主要原因,我能理解他技术不佳,当然这也怪我不肯花高价去好一点的医院就医。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找个区医院看病呢。

幸好牙疼不常有,拔完后虽不能吃嘛嘛香,好歹冬天不用受苦,能正常进食,我也算满足了。可感冒是说来就来,像发烧、流鼻涕、扁桃体发炎等等这些毛病。今天晚上你还好好的,到了明天,病症就不知不觉地冒出来了。这是没有办法预防的事情。

我感冒时总想着拖,可拖不到两天,就受不了了。去医院看病是不去的,进去后多的病就出来了,我永远无法判断那医生是怀着怎样的心态给我看病。说好听点儿,就是我不相信医生,说难听点儿,我不想当那被宰的羊。医院是我见过最道德败坏的地方。

想来这一棍子打死了很多人,毕竟有良心的医生,在这环境下,是挣不了几个钱的。和当官的一样,不过这也应了那句古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世界太苛刻、较真的人没办法活下去,可有的地方必须苛刻,必须较真,不然会出人命的。

我现在之所以能如此健康地活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基本上不去医院,我最大的办法就是打电话问我最亲的人,问他们我应该去药店买什么药,这种比老中医望闻问切的办法还不靠谱的办法,倒是治好了我多次小毛病。

问得多了,我自己也就成了医生。就像我这次感冒,喉咙痛,我跟那卖药的说,我是扁桃体炎。他不信,非要拿电筒看一看才行。后来证明我所言非虚,才给我拿药。

久病成良医,我身上是得到了验证的。

我这两天都去哪儿了? 2014-11-16

星期五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新买的手机摔碎了,原本这是一个很让人心疼的梦,可真正让我疼的地方,不是心,是肚子。因为在这个梦让我清醒后,我发现正在沉睡的我身体变得冰冷,之后是一阵阵的肚子痛。

我在疼痛的过程中开始相信佛洛依德在《梦释》里的解释,做梦真的可以预测疾病。我躺在床上忍受着肚子痛,实在是不想起来,内心的挣扎告诉我,只要再忍忍,就可以听见闹铃声。可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疼,加上身体迅速发冷,迫使我在凌晨四点醒来。这之后,便是长达两天的“饥饿疗法”。

上完厕所的我,躺在床上想的就是要不要去上班。按道理来说这种情况完全可以请个病假,在家休养一天,因为我的肚子实在是太难受,以至于我早上醒来后,都没敢吃早餐。到最后我还是熬着来到公司。上公司的第一件事便是去药房买药,因为我发现昨天晚上吃的药不是很有效。医生告诉我吃药后,中午尽量不要吃东西,可以吃一些粥之类的食物填填肚子。于是我只能眼巴巴得看着同事们一个个开怀畅饮,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吃八宝粥。

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很难吃得下东西,我则省了为晚饭头疼的事情,谁曾想在快要下班时,接到一通电话,一通让我在晚上十点喝啤酒、吃火锅的痛苦电话。都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我是生病的时候人家送上门来请我吃香喝辣的都不得不去。

等到吃完火锅,出来后已是晚上十二点,考虑到明天要早起,我果断地冲回家,美美地睡了一觉,事实证明我原本可以请假不去上班,然而内心却总有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我,让我在吃完火锅,拉完肚子,洗完澡后又开始新一轮的征程,把能量开到极限。说实话我在轻轨上差点儿睡过站,可人生就是这样奇妙,到了工作岗位就会像打鸡血一样亢奋,想想这已经是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开始工作,这样的结果就是一天拉了三次肚子。

好在药效开始起作用,我在经过两天痛苦的折磨后,身体开始恢复,付出的代价就是推掉一次吃大餐的好机会,觥筹交错,我只能眼看着热热闹闹的情形从我的眼前溜走,独自一个人在家看《小时代:折纸时代》。看着书里那一堆土豪的纸醉金迷,之后看着那一堆快要破碎的心脏,望着明媚忧伤的无病呻吟,之后是那一句句尖酸刻薄,又死不要脸的鬼话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在每个人的心里戳出一个个疼痛的洞。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小时代;每一个人,都是会被随时折成各种形状的纸,然后让人撕得粉碎。

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坚持着去上班,因为我要是不上班,就要去花钱。想想还是上班的好,只赚钱,花少量的饭钱和车费钱。

身体微恙,恕我胡言乱语,告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