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跑步时我都在想些什么(十二) 2015-04-30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看了下以前写的,总字数已有18000。原本是不想再写关于跑步的事情,毕竟已有很多文学大师写过,我写,只会落人笑柄。思前想后,便开始惫懒,停笔。可心中总有些想法在跑步时形成,如果不写,这记忆便会随着年岁的加深而逐渐淡忘。想想还是写吧,我始终是放不下这零零碎碎的记忆。

这是四月的最后一天,距离我上一次写跑步的文字已有三个多月,那已经是冬天的事情,我还围着学校的操场一圈一圈的跑,每天五圈(偶尔十圈),每天2公里,跑完后就回家。现在再跑,再写,冬天已过,春天未来(重庆没有春天),夏天已到。重庆的天就是这样,去年这个时候还冷得要死,今年便热得死人。我总觉得重庆的天上住着个处在更年期的妇女,心情难以捉摸。

我跑步的这三个月发生过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学校的操场被挖了,准备改成停车场,据说是四月份完工,我整个四月份都没进去过,三月份时进去过几次,操场已经被挡板围得密不透风,只听见里面工人、汽车、挖掘机传出各种吵杂的声音。我试着透过一个缝隙望进去,发现原本绿色的草地、红白色线条的跑道已被挖得面目苍夷,坑坑洼洼的操场难以直视。我不知道四月份停车场能不能修好,只感到我和在操场上跑步时的Runner,在操场上遛狗的情侣,跳舞的大妈以及那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的快乐身影是再也看不见了。

操场改成了停车场,迫使第二件事产生,我要寻找新的跑道。

重庆这座城除了天气不好,便是路不好。大多数地方都是上坡或者下坡,平地很少。我一开始是围着校园跑,跑了几次,那路忽高忽低,时陡时缓,有些地方还是60°的斜坡,跑不了多久便开始气喘,很累,跑了几次,校园内卡车又开始横行,它们拖着一车车的泥土,蛮横地洒下一堆土,汽车卷起的灰尘,吸进肺里,令人呕吐。不得已,我只能重新选择跑道。

跑步这件事在二月、三月、四月初断断续续中断过一阵,因为我发现无论怎么选择,都无法避免汽车,在校内是卡车,在校外是公交和轿车。思前想后,我不得不把跑道规划在下班后从轻轨站出来,到学校大门口这一段距离。虽无法避免灰尘,暂时也只能这样。人若实在是喜欢一件事,或者想去坚持做一件事,我想不应该因限制而放弃,办法总会有的,除非你自己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做,不愿意去解决。跑步亦如此,没有跑道,就想办法为自己开辟一条。

设计好跑道,我又开始跑步,这差不多是四月中旬的事情,要说的是,这期间我把那被人称作装逼的手环丢了。夏天光着两个膀子做事情,碍手碍脚,加之我对这玩意儿已没有多少兴趣,兴奋劲一过,就把它放家里睡大觉。整天关注步数和跑步路线,确实没多大意义。

没了手环,我开始找新的玩儿法。跑步对我来说是一件乐事,我很多的思路和想法是在这过程中闪现的。为什么不在这段时间想一些段子。这个想发一出现,我便会在跑步时想一些段子,顺便配一张百年不变的图。朋友圈里发的这张图我基本上没变过,那是我的终点。有一些人问我为什么老发同一张图,我只想回答一句话:我们每天做的事情,不都如这张图一样,毫无变化吗。

其实这张图在变,你们看不见。我跑过,我看得见。

每日抄经:创世记 ㊵

200207

醒来,无梦。

听医生说,常做梦是睡眠不好的表现。自从跑步,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不做梦。现在倒希望多做几个梦,哪怕是白日梦也好。

我今天终于读完一本书,书的名字叫《平衡的智慧》,一本关于信仰的书,作者是英特尔首席技术官。他是一个有福之人,跟着上帝的指引,收获溢满。在爱情上有理解和体谅她的妻子;工作中有帮助他的领导;身边还有一群和他共同上进的同事。

在上帝的指引下,他过上幸福的生活。他把工作视为给上帝做工,因为上帝要他承受土地,所以他热爱工作。

爱情里,他遵照上帝的指引,离开父母,和妻子在一起。他们共同前进,照顾好家庭,现在每个孩子都是神的子民。

他日夜工作,拿出自己的部分酬劳,献给上帝,因为耶稣基督曾说,富人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哪怕他如此富有,也要把所得的一半交给上帝。

上帝保佑他,给他幸福的生活。他是一个福人,是神的宠儿。

读完,天又黑了。我去跑步,不管下坡路会不会伤膝盖,不管前路多么曲折,也不去数江边有多少灯,最明亮的那颗已经熄灭。

我真希望累倒在路上,长年的跑步却使我身体强健,只能越跑越清醒。

跑够了,我停下脚步,慢慢走回家,洗漱抄经。

经文里,埃及王的酒政和膳长得最了他们的王。在监里,两个人分别做了一个梦。醒来,约瑟帮他们解梦,告诉他们,三天后,有人必死。

抄经
手抄经
抄经笔记
药店门口

定向思维的利与弊 2014-12-07

  我这两天遇到两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两件事原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然而我却在思考的过程中,发现出一种很奇妙的定向思维。

  要了解这两件事,我有必要说说定向思维这个词,所谓的定向思维,就是一个人在生产或生活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既定的思维模式,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们现在说的猫狗,脑子里会跳出来萌呆之类的词语。我国古代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词,其实在我看来就是定向思维中的一种思考模式。

  这种思考模式到现在随处可见,特别是广告中是经常会使用这种方式。这里避免打广告的嫌疑,在此略过不表。我主要说说自己的思考。

  第一件事是发生在我跑步的过程中,星期五的那天晚上,我完成了自己个人以来最为辉煌的五公里慢跑,相当于是绕着我住的附近跑了一圈。由于强烈的运动,导致我口干舌燥,想要喝水。于是我便就近在便利商店里买了一瓶水,然而等到付账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没带钱,不得已,我只好跟营业人员道个歉,表示自己没带钱,匆匆地离开便利店。可没当我走多久时,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因为在买水的过程中,我习惯性地付钱,却忘记了问那位收钱的年轻人支不支持网上转账。我在脑海中模拟了下这个过程,我身上没有钱,但我有手机,手机上有钱,如果店里面不支持手机转账,我可以跟那收钱的人说,他的账号是多少,我可以转到他的账号上,让他帮我把买水的钱付掉。这个过程说起来很麻烦,其实很简单,除非他的手机不是智能机,就算是没流量,我都可以用便携热点让他联网。

  然而我买水的过程中,却只觉得买水就应该用钱,忘记了现在多种多样的付款方法,或者说直白一点,网上和店员面对面交易,店员帮忙付钱。

  第二件事是发生在我重新安装网络之后。临近年底,我的宽带快要到期,然而我却不准备再续费,想换一家公司的宽带,就在把宽带换过后,我发现自己无法下载资源(我用的是uTorrent),资源全部是红色的,各种信息出现错误。于是我赶紧打开百度,开始查找起来。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百度现在确实做得越来越差,似乎所有的网站,都在做关键词,做竞价、优化之类的,很多时候我都无法搜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别跟我说搜索方法不对,曾经找一个东西,我换了10多个关键词都没找到)。

  等按照百度上给的所有方法试过之后,我不得不打开自己的QQ,在里面点开群,寻求群成员的帮忙,令我意外的是,我按照某位朋友的方法,只花了2分钟,便轻松解决这个问题。我只需要把HTTP换成HTTPS便可以下载资源,方法就是这么简单。然而百度上给出一大堆东西,完全没用。想想如果我一上来,就直接寻找群里的小伙伴们帮忙,或许就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在搜索上。不过这也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定向思维,遇到问题就百度,百度不行就求群成员。其实有时候,或许应该先在群里求救,毕竟百度现在不是万能的。

  我在这里说这两件事,脑子里总是会浮现出“死脑筋”这三个字,这其实就是在说固定的思维模式。我们总是以为凭着经验的不断积累,只要按照这个程序走下去,就算不会成功,但也不至于失败。其实事情完全不是这么简单,从A到B,看似简单,其实这中间会有许多变数,每个人在这过程中,都会遇到不同的困难,就如同每个人的电脑,安装同一种软件,就会出现不同的情况,有的权限不够,装不了,有的系统不支持,有的强行升级导致蓝屏……这些过程其实就是到B中会经历的过程。定向思维是通过经验积累产生的一种固定性思维,我们可以顺着这种方法去做,它成功的比例更大,但不代表着一定成功。想成功,或许我觉得更多的,是要学会,如何用几种方法,完成同一件事情。这样思考的越全面,对自己的帮助也就越大。

现在就来个最简单的,你会用几种方法关浏览器?

当我跑步时我都在想些什么(十一) 2014-12-04

  当寒风吹得我光着的两条臂膀生疼时,我才发觉冬天是真的来了。我从初夏到深冬,这历时近半年的跑步历程,将要在这个月月底画上一个句号。前几天有朋友问我,跑这么久,瘦了几斤?我一愣神,倒真把减肥这个问题给忘了。想想是真的有好久没有在药店门口的体重秤上看指针摇摆,实在是一件憾事。

  跑了近半年的时间,我似乎已经忘了当初跑步的初衷,只觉得每天围着校园内的操场来回奔跑,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尤其是在自己心烦意乱的时候,去趁着夜色,趁着操场上打出的白晃晃的灯光,看着自己的影子一遍又一遍地被拉长,感觉很爽。可如果要问我这样忘我地跑步,到底为何?我现在只能说这是兴趣所在。当然,这也是激发灵感的好方法,村上春树的许多作品就是在跑步的过程中突然浮现的。我偶尔也有这种感觉,因为跑步的时候脑子会变得越来越清醒,有时候会有一些奇思妙想从脑子里蹦出来,像是打了一种兴奋剂。

  冬天的湿气在上个月开始变得浓重,我穿着短袖,身体的温度因风吹和冰冷的空气刺激而出现鸡皮疙瘩。这让我不得不在离开住宅处时便开始小跑一阵,等到了操场,打开手机一款测试跑步的APP,开始记录跑步历程。这是我上个月下载的一个有趣的跑步软件,当然顺带着买了一个手环,并行使用,我特别喜欢里面的地图功能,能把你跑步的路径全部描出来。前段时间看日本有个人,沿着日本给女朋友写了“MY LOVE”,还画了一个一箭穿心,想想真让我热血沸腾。当然如果我要写字儿,肯定不写这个,我会写个“爱跑步的二逼青年”。后来想想,这是项浩大的工程,感觉也不太可能实现,毕竟规划路径就很让我费脑子。不过能看见这么有趣的方法,到让我更喜爱跑步这项运动。

  这个冬天我开始叫身边的朋友来跑步,因为有了软件,可以互相比赛,无奈除我之外,这项令人着迷的运动无人欣赏,等到我一呼唤时,不是哀鸿遍野,便是要死不活,想想真是醉了。这之后我也就不再叫他们来比赛,我已尽力,只是无力回天罢了。当然每次跑步我会习惯地打一声招呼,换来的是他们对我的呼喊:二逼少年欢乐多。嘿,这称呼确实很适合我。

当我跑步时我都在想些什么(九) 2014-10-30

当我发现自己的脚出问题时,是这个月初,当时刚放完国庆节。回来跑步的第一天,我右脚内侧,脚踝上面开始出现疼痛感。起先我没怎么理它,心想或许过几天就好。可没过两天,我的脚越来越痛。到这时,我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十月九号下午,我下班回家,脚在下公交车时出现剧烈的疼痛感,我便在附近找了一家诊所。这是我第二次去这家诊所,以前因为咳嗽,去看过一次,感觉还不错。进去后医生穿着白大褂坐在那里和人闲聊,我进去后说了自己的病情,她叫我将腿伸在她旁边的板凳上让她看看。

医生看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毛病,于是用手加了点儿劲儿按了一下,这一下痛得我退直往后腿。当时她也吓到了,以为按出毛病来了。说也奇怪,这一按我的腿居然就没有开始那么疼。医生继续说,我这腿要敷药,然后用灯照,这样治疗一天便能恢复。我问了下医生我的腿是怎么回事。她告诉我是肌肉拉伤。于是我半信半疑地跟她说,先去吃晚饭,到时候再来看病。

说实在的,如果我的脚真如刚下车那会那般疼,估计我就在那儿接受治疗。可她这么一按,我的腿便好了许多。于是没走多远,我就拿出手机,跟我幺叔(我幺叔是医生)通电话,向他详细说明了自己腿的情况后,幺叔便给我开了两味药:布洛芬和头孢。就这样,我去药店买了这两味药,连续吃了两天,腿便有些好转。可还是有点儿痛,头炮的药也快吃完了,我想或许真的是“伤筋动骨一百天”,还是要继续吃药治疗。

第三天,我的头孢吃完了,去药店买,买药的过程中,我顺便问了下有没有治疗肌肉拉伤的药,店里面的小姑娘给我推荐一盒“舒筋活血丸”。说也奇怪,这药混着布洛芬和头炮吃了一天,待到早上我起来,感觉脚同感没那么强了。心里想着估摸着明天就能继续在操场上飞奔,心情不由得快乐起来。

在治疗第五天后,我站在操场上,准备来一次自由翱翔。可没想到,还没跑出200米,脚便痛得我直冒冷汗。或许真的是我太心急。

这之后我约有五天没有跑步,从九号到月底,差不多这个月的跑步计划被打乱,原本想要参加的比赛,也因为脚的问题被搁浅。好在等到26号,官方并没有通知我参加比赛,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我的腿不行。

等到我再次起跑,已是这个月底。夜晚,天很凉,有薄薄的雾飘散在夜里,像一层层冰凉的纱。我穿越在其中,一层又一层,围着操场,一圈又一圈,仿佛又回到半个月前那美妙时刻。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对于跑步的渴望,变得如此清晰而迫切。